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馬可福音第十五章

 

耶穌的緘默(十五1-5

當天一亮時,公會便立即召開會議,確定晚上所議決的審訊結果。他們沒有定死罪的權柄;這權柄必須由羅馬政府發出的,並由羅馬當局執行。

從路加的記述中,我們看見猶太人的領袖們的深切企望和決心充滿朽c毒和仇恨;起初的控訴只是一項褻瀆罪名,即侮辱上帝,但後來呈給羅馬官長彼拉多時則改變了。他們知道彼拉多對猶太人的宗教爭執並不感興趣;於是他們加上幾項嚴重的罪名──煽動民眾,不准人民繳稅給該撒,並且自稱為王(路廿三1-2)。他們企圖渲染成一個嚴重的政治理由,否則彼拉多會充耳不聞的。他們知道自己製做出一個欺騙的控訴,而彼拉多自己也知道這事。

彼拉多於是問耶穌:『你是猶太人的王嗎?』,當時耶穌的回答十分奇怪:『這句話是從你的口說出來的。』耶穌不置可否;耶穌所說的話,大概是:『我可能說過是猶太人的王,但你卻清楚知道,這話的解釋是指控我的人提出來的,而不是我自己說的。我並非一個政治革命者,我的國度是藉朵R而建立的。』彼拉多對這點是有認識的。當彼拉多再多問幾句時,猶太人隨即再加上幾項控訴──但耶穌卻保持了緘默的態度。

有些時候緘默比說話的力量更大,因為說話不能傳達的信息,緘默卻可以做得到。

(一)有景仰的緘默。當別人的表演十分精采時,我們會鼓掌,表示景仰;但有些時候,這些掌聲和喝采也不能表達出敬意時,緘默,肅然起敬的表示便顯出更有力了。用話去致謝,當然是一件好事,但用景仰目光去致謝,雖然不出一聲,但這種肅靜的衷心敬意真可以入木三分,使人深深感動的。

(二)有鄙視的緘默。當人對別人的講話,辯論或致歉,保持緘默時,這種態度可能表示不值得回敬別人,而對方若接受了這個『緘默』的回答後,自然知道自己說錯了話,而心堛熒P受也難過的。

(三)有恐懼的緘默。人有時因害怕而講不出話。內心膽怯的人,常把應說的話也收在口埵茠竁F不出來。恐懼的心往往使人處於緘默當中。

(四)有傷心的緘默。當人內心極度悲哀時,也不想用話來抗議,同時連忿怒的話也收藏起來。人的最大苦楚,就是在默默無聲中所忍受的痛苦;它超出一切大聲疾呼,尖聲叫喊的抗議和惱怒。

(五)有悲劇中的緘默。到了這種地步,人便欲語無聲了。耶穌所處的便是這樣的緘默,當時祂知道與猶太人的領袖們已經再無話可說了;向彼拉多發出任何的呼籲,也無補於事了。祂知道和外界一切的言語交通已經堵塞了。那些懷仇恨的猶太人已建立起一道鐵幕不容祂用話把它刺破。彼拉多的懦弱已受民眾的叫喊聲所控制,無論耶穌講甚麼,他也無動於中。當人知道說話不能把環境再改變時,這是一個十分可怕的絕境。耶穌此時唯有「無聲勝有聲」,祂的處境實在是十分痛苦的,願上帝拯救我們,脫離這些處境!

民眾的揀選(十五6-15

關於巴拉巴的事,除了福音的記載之外,我們全無資料可言。他不是一個小偷,而是一個強盜,可能由於他們的驍悍事蹟,雖然犯了皇法,但也闖出一個名聲,所以有些民眾可能對他十分愛戴,也未可料。倘若我們果真要研究他的身份,我們只可以試推想當時的社會中,有一班熱血的民族主義份子隨時想找機會煽動民眾暴動,這一韟蛜椄陛y攜帶匕首的人』(Sicarii),是當時的熱血極端民族革命者,企圖不擇手段,用凶殺或暗殺的方法達到他們的目的,把匕首隱藏在外衣的堶情A見機而行事。當時的巴拉巴也許是一個這樣的『勇士』,專以暗殺而出名的。他雖然是個匪類,但滿腔熱血為解放民族而請命,於是人便以愛國之士去稱呼他,而馦章鴷L亦有些好感。

記得一週之前馦釦邦D歡呼,迎接耶穌入聖城;為何現在如此善忘,又呼喊要釘祂在十字架呢?這個緣故十分簡單,以前在路上歡迎的人,現在分散在聖城各處,而呼喊釘祂在十字架的人,是另外一班馦部C試想想當他們前來捉拿耶穌的情況,他們刻意要在暗中進行。當時的門徒已經逃跑,而他們可能把這個消息傳了出去,但他們卻想不到公會竟然會不依法規行事,在夜間私自審訊。故此當時在呼喊的民眾中,很少是耶穌的支持者。

這班民眾是誰?試再想想!他們知道在逾越節中,官府有一個習慣,釋放一個犯人。故此他們帶汝鰡獢A前來聚集,他們可能就是巴拿巴的擁護者,存心前來要求釋放巴拉巴。當他們看見另一個犯人出現,而彼拉多也有暗示釋放耶穌之意,他們便大失所望;立即高聲尖叫,釘耶穌在十字架,而祭司們看見這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便煽動民眾拼命呼喊。這不是一週前的民眾思想改變了,而是有兩班不同的馦陸琚I

當時他們有一個揀選的機會。但在耶穌與巴拉巴之間,他們竟然呼籲要釋放強盜巴拉巴。

(一)他們揀選無法無天而放棄法律綱紀。他們揀選不法之徒巴拉巴,而捨棄守法的耶穌。在新約中,罪有幾個相同意義的字,其中有一個是不法anomia)。在人的心中,常存忖@種抗叛法律的心理,渴望可以脫離法律的束縛,任意妄為的。這種心理,人人都會有的。文學家吉柏齡在一本書中(Mandalay)敘述一個老兵的話:

『我盼望有人能夠把我送回蘇彝士運河東岸,
那兒,最好的時光,猶似最壞的日子,
那兒沒有十誡拑制戍琚F
一切乾旱的慾望,可以飽足,隨心所欲。』

我們不是竊竊私議,人若沒有十誡,不是很好嗎?現在的馦章褔@揀選無法無天,而捨棄法律綱紀。

(二)他們揀選戰爭而放棄和平。他們選擇那個殺人流血的,卻放棄和平之君。在三千年來的人類歷史中,沒有戰爭的日子,還不到一百三十年。戰火之聲,每一世紀都難避免。人的愚蠢想法,以為可以用戰爭去解決一切問題,但結果甚麼也解決不來。那些民眾其實也就是代表人類愚頑的一面,看中了一個悍匪而捨棄了一個和平的使者。

(三)他們揀選仇恨和暴力而放棄仁愛。巴拉巴和耶穌代表兩種全然不同的方法;前者以仇恨和暴力的方法去建成自己的野心;後者則以仁愛的精神建立上帝的國。而最出奇的便是人肯讓仇佷的心去統治自己,而致愛心失落了。人們以為一心一意不擇手段去征服,但竟然不知道真正的征服力量,是從愛心產生出來的。

『當他們鞭打耶穌』──在原文中是用一個希臘字表達出來的。羅馬人的鞭打是一個十分可怕的酷刑,犯人必須俯伏受縛,而露出背部。皮鞭很長而且附鑲汍K釘和骨粒,當抽打時,皮肉也被扯開而路出骨來,有時打錯了部位,連眼珠也抽出來;挨不住的人便當場打死;有些打完之後便殘廢了,或者精神崩潰而成為一個神經失常的廢人。很少人受了鞭打之後,仍能保持神智清醒的。現在耶穌所受的便是這樣的鞭刑了。

士兵的戲弄(十五16-20

羅馬官府例行的判詞已經決定了,彼拉多用拉丁語宣佈:『這個犯人的罪行應以十字架來處決』(Illum duci ad crucem placet);接看他對侍珨﹛G『退去,兵丁,預備十字架』(I, miles, expedi crucem)。耶穌便交在兵丁的手中,而十字架的刑具也隨即預備妥當。「軍營」所指的地方是巡撫的居所,也就是他的辦事總部,那些兵丁是總部的警珔丑C在兵士戲弄祂之前,耶穌已經受過鞭刑之苦。

比起其它的折磨,兵士們的戲弄真是微不足道;猶太人發出的種種惡毒仇恨行動與對待,彼拉多的懦弱使他卸責才定出這項死罪。但兵士們的表現,雖然十分殘忍,但並沒有惡意。他們只是循例式的執行釘十字架的任務;所做出的戲弄滑稽玩笑,是他們司空見慣的事,以王的身份去稱呼犯人,如同一齣好笑的童話劇,而這一切的笑謔都是沒有惡意的。

這是一連串戲弄的開始。基督徒必須時刻要準備自己受人笑謔的。在義大利曾被火山埋過的龐培城(Pompeii),在出土的牆上,到了今天,仍可以看見一幅戲弄基督徒的粉筆畫。一個基督徒在一隻驢子面前下跪,下面寫上的字:『亞拿斯米利斯(Anaximenes)拜他的上帝。』倘若有人覺得基督徒受人笑謔而難為情的話,好讓他知道,此起昔日我們的主耶穌所受的戲弄,真是微不足道啊!

被釘十字架(十五21-28

釘十字架的執行次序沒有更變。當十字架預備妥當,犯人必須自己親自背負,步行至刑場,犯人站在四個士兵圍扛漱云鑒B,前面由一個士兵引導,手執木牌,上面書寫犯人的罪狀,而後來這塊木牌也掛在十字架上的,他們走的不是一條捷徑,而是巡遊各街各巷,讓圍觀的路人有所警惕。當他們達刑場後,十字架便放平擺在地上,犯人的雙手分釘在橫木上,腳則沒有上釘,而鬆縛在豎木的下面。在雙腿之間橫加一塊坐木,用來支撐身體,使十字架舉高時,釘子不致扯裂手的皮肉。他們隨即把十字架舉直,地下面有一個預先掘好的承接凹口,犯人便在架上受苦待斃了。十字架本身並不十分高,形像是一個『T』字,只是用兩條木結構而成。有些時候,犯人在架上等了整整一個星期忍受飢儔和口渴而慢慢斷氣。有些時候,犯人在未斷氣之前,因為極度的苦楚,而致神致錯亂,已變成一個狂人。

對古利奈人西們來說,這天的經歷真是十分不好受。當時巴勒斯坦是一個羅馬佔領區,任何人都有義務替羅馬官府服役,只要士兵把長槍鈍頂的尖端輕輕敲在人的肩膊上,這人便要替羅馬政府做任何指派的工作了。西門是從非洲古利奈來的。他來耶路撒冷的目的是守逾越節。他一定積蓄多年,然後有機會從遙遠的地方前來朝聖,而毫無疑問的,他已得償所願,在猶太人的一生中,至少有一次機會,親身前赴聖城守這個大節期,但現在卻發生這件不愉快的事。

在此霎時之間,西門心埵蛣M憤憤不平;他當然十分憎恨羅馬人;替這個行刑的犯人背負十字架,更加使他怒氣衝天,倘若我們推想當時的情形,西門既受強迫替耶穌背負十字架,心堣@定暗自想式A一旦到了各各他山後,便放下十字架,立刻跑離現場。但是他可能到了各各他山後,即改變初衷,仍留在那堿搨茖s竟,因為耶穌的受苦給他留下一個很深刻的印象啊!

馬可稱他是亞歷山大和魯孚的父親。這樣的描寫,可以看出讀馬可福音書的人,一定知道他們的身份。以前我們已提過,馬可福音是為羅馬信徒而寫的,當我們翻開羅馬書十六章十三節時,便看見一句話:『又問在主蒙揀選的魯孚和他母親安,他的母親,就是我的母親。』魯孚受了保羅親切的稱讚,蒙主揀選,而成為一個突出的信徒,並且他的母親又受保羅的推崇,視她如同自己的母親。我們肯定相信這位西門一定在各各他山上有了很不尋常的遭遇和改變。

翻開使徒行傳十三章一節,便看見有幾個姓名出現在安提阿,他們差遣保羅和巴拿巴作首次把福音傳給外邦人的歷史性傳道。當中有一個稱為尼結的西面。西面Simeon)是西門的另一個寫法;尼結Niger)這個字是指皮膚黝黑的人而說的,他自然與古利奈人西門的身份十分吻合。由此觀之,當他走過了各各他的路之後,他的心便永遠與耶穌連在一起;可能由此時起,使成為一個基督徒;可能日後,他被推舉為安提阿教會的一位領袖,主動策劃傳福音給外邦人;可能因為他受強迫背負十字架,而思念死眴絰P外邦人的關係,這個來自外邦人地方的西門,因為從古利奈前來耶路撒冷朝聖,受了一個不知姓名的羅馬士兵的徵用,替耶穌背負了十字架,而使今天成千上萬的人,包括我們在內,信主作基督徒了。

他們把藥酒遞給耶穌,但祂卻不接受。在耶路撒冷有一班善心虔誠的婦女,每逢有人被釘十字架,便攜帶污襤s前來,希望犯人飲了而減輕痛苦的。當時他們獻上酒給耶穌,但祂沒有接過來。當莊信博士病危時,他向醫生請求給他一個忠告,讓他知道這次能否康復,醫生坦白對他說,除非有奇蹟出現,他的病是不會痊癒的,於是莊信說:『那麼我不再吃藥;連止痛藥也不再吃了,因為我已獻上禱告,把我的純潔靈魂交給上帝,再不受任何事物所遮擋。』耶穌決心一嘗死亡最苦的味道;張開眼睛迎見上帝。

那些士兵拈鬮分了耶穌的衣服。我們已說過一個犯人是由四個兵士押往行刑,犯人是站在中央的;這幾個士兵是有權佔有犯人的衣服,作為額外的賞錢。猶太人的衣服一共有五項:內衣、外袍、涼鞋、束腰帶和頭巾。現在剩下了外袍,也是最貴重的一件,於是他們在十字架的影子下,用拈鬮的遊戲方式,看誰幸運,取得耶穌的外衣。

耶穌被釘十字架時,分別有兩個強盜,放在旁邊。這是一個很特別的象徵。在祂的一生中,甚至在臨終的一刻,也是和罪人為伍。

愛無止境(十五29-32

猶太人的領袖向耶穌作最後的一次挑戰:『從十字架上走下來吧!我們會因此而相信你。』這真是一個錯誤的挑戰!許久之前卜威廉大將(General Booth,救世軍的創立人)說過這一句話:『正因為耶穌甘願受十字架之苦,祂沒有從十字架走下來。我們才相信祂。』耶穌為人類而死,這是必然的一件事,它的理由很簡單,耶穌來到地上的目的是要述說上帝的愛:尤有進者,祂本身便是上帝的愛的結晶。倘若祂拒絕了十字架的話,果真從十字架走了下來,這只能代表上帝的愛是有限度;有些事情上帝的愛不願意替人受苦;有一個界限愛心不能超越。但是耶穌習慣能貫徹如一,為人類走完整段路程;甚至死在十字架上;這樣的做法就是告訴我們,上帝的愛是無止境的;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件苦差,祂不肯願意為我們做;沒有任何艱苦的任務,甚至死在十字架之上,祂不肯為我們擔當。

當我們仰望十字架時,耶穌猶如對我們說:『上帝如此愛你,以無止境的愛去愛你們;這個愛能擔當世上最痛苦的刑具。』

悲劇和勝利(十五33-41

現在是最後的一幕了;四周充滿朽d哀沉痛的氣氛;天昏地黑,倍增傷感,連大自然的眼睛也不忍目睹如此殘酷的苦刑,讓我們看看在場中各不同的人的表現。

(一)耶穌作出最後的掙扎,有兩件事我們可以注意到的。

(甲)祂叫了可怕的一聲:『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甚麼離棄我?』在這句話的背後,籠罩忖@種神秘的氣氛,而我們也不容易完全明白的。可能耶穌當時思念戌菑v背負了全人類的生命;祂已替我們做了救贖的工作;已面對人類一切的試探;度過了我們一切的試驗。祂已經知道朋友們的失敗;體會了敵人的仇恨和惡毒的對待。祂可以說已歷盡人間的辛酸苦味,但還有一件事『還未遇過的──祂未嘗過犯罪後的結果。』罪的結局就是使人與上帝隔離;使人與上帝之間建立一道不可攀登的高牆。正因為耶穌未曾犯過罪,祂不知道罪的後果如何。

可能在此刻,祂刻意壓抑自己,強迫自己嘗嘗這個與上帝分隔的苦味,雖然祂事實上未有犯過罪,但祂『渴望真的要和人類看齊,要和軟弱的人認同,要經歷人類的一切試探後果。故此在這個恐怖、嚴峻黯淡的時刻中,真真正正的仿照一個罪人的呼喊,把自己也看作一個罪人。這是一個神聖表現出來的矛盾對立──祂知道罪人的情況。因為祂從來不知道與上帝隔離的苦楚,但祂現在卻要親嘗這種滋味,所以祂的痛苦感受自然倍增了。

因為耶穌知道我們的一切情況,所以我們可以坦然無懼走到祂的面前。雖然我們犯罪與上帝隔離,但祂知道如何拯救我們。這完全因為祂經歷人類的一切經驗,所以能體貼入微的幫助我們。換言之,人類的一切經驗,不論如何艱苦險峻,祂也親歷其境了。

(乙)祂的大聲叫喊。馬太(太廿七50)和路加(路廿三46)都分別記述這件事。約翰沒有描寫耶穌的呼喊,但說:『耶穌……說,成了……。』(約十九30)。當時真正的發生情形,可能耶穌只高聲喊出一個字來──成了。當這個字掛在祂的唇邊時,就象徵祂的神聖使命已經完畢,這是勝利的呼聲;大功告成,這是凱旋的呼叫,因為勝利已在祂的掌握之中了。經過重重黑暗之後,又回復光明了;祂以一個勝利者的姿態,回到天家,與上帝會面。

(二)在旁觀看的人希望當時真的有以利亞出現。他們面對行刑受苦的人,尚且有此奢望,這表示出他們的好奇心實在有點不正常啊!這不是人類的病態麼?如是恐怖的景象,不能使他們激發恐懼敬畏,甚至憐憫的心。他們是否盼望耶穌死的時候,上帝再現出一個神蹟呢?

(三)有一個百夫長;是一個能征慣戰的羅馬士官,他的等級;相當於今天軍隊中的准尉,他自然在許多戰役中看過不少陣亡臨終的人。但他從來未見過有人像耶穌如此勇敢面對死亡;在他的心坎堙A深深刻下一個不能磨滅的印象──這就是上帝的兒子啊!倘若耶穌再繼續生存,祂當然可以不斷教訓人,替人醫治和吸引許多人歸附祂,但是只有在十字架上,祂才能夠把愛的信息,直接的刻在人的心堙C

(四)在遠處有幾個婦女。她們的神情是迷惑的,傷心悲痛欲絕的──但她們仍然留在這堙A而沒有走開。她們愛惜和關心耶穌不忍在這個時刻與耶穌分離。聰明的人可能解不通,但愛心就是如此奇妙,它使人永遠依附旭繴。雖然人的生活撲朔迷離,使人不知所措,但愛心能使人永遠靠賴和緊握基督,不讓任何迷惑的事情叫基督與我們分隔。

還有一件事是當時發生旳。『聖殿的幔子,從上到下,製成兩半。』(現代本)這幅幔子是把『至聖所』遮蓋的,而普通人從來沒有機會去的,這個象徵啟示出兩件事。

(甲)往上帝的路已經敞開了。本來只有大祭司,一年一度,在贖罪日才可以進去的至聖所,現在每一個人,因為這幔子已裂為二,可以直通無阻進到上帝的面前。

(乙)至聖所就是上帝的居所。由於基督的死,幔子已裂開,人可以面對面,見到上帝了。上帝不再是隱藏不露;人類不再在暗中摸索。人可以仰望耶穌而說:「這就是上帝的本來面貌;上帝愛我竟如此深刻。」

把墳墓獻給耶穌的人(十五42-47

耶穌是在星期五下午三時斷氣的,而當日下午六時開始便是安息日,當祂死時,人們已經忙汛w備安息日的一切事情了,因為到了午後,便不准做律法禁止的事情,所以他們若要埋葬耶穌的話,必須儘快急忙去做。

亞利馬太的約瑟桹快捷的做妥這件事。許多時候,行刑後的犯人屍體是沒有人收拾的,只讓野地的兀鷹和野犬隨便吞噬他們的肉。所以各各他這個名字曾被稱為『髑髏地』;當犯人行刑後,剩下死人骨頭遍散當地而構成恐怖的情況。當時約瑟往見彼拉多,認領耶穌的屍體。由於犯人在十字架上往往費時數天才斷氣,所以彼拉多也大感意外,因為耶穌只釘在十字架上六小時便斷氣了。後來當他與百夫長證實之後,便把耶穌的屍體交給約瑟了。

約瑟這個人可以給我們作一個好奇性的查考學習。

(一)我們詳細知道耶穌在公會中受審的情形,這可能是從約瑟處得到的。當時肯定沒有門徒在場,而只有公會中的成員才知道審訊的內幕情形。約瑟把這個經過揭露出來的可能性很大。果真如此,約瑟也算供給資料,分擔寫福音故事的一份子了。

(二)約瑟本身也有自己的痛苦經歷。他既是公會中的一員,但卻沒有任何暗示,曾為耶穌講過半句辯護的說話,或替耶穌主持公道和正義。不錯在耶穌死後,他很慷慨把一個墳墓留給耶穌用,但在耶穌生前,卻害怕而不敢仗義。人類普遍感到悔恨的事,就是寧願在別人死後,才肯誠意送花圈,給人歌功頌德,其實這一切的誠意,能在別人生前表達出來,實在有意義得多。

(三)但是我們不可以過分責備約瑟,因為約瑟只是一個凡夫俗子,而耶穌在十字架上替世人受苦,也是包括約瑟在內的。無論他們如何出力,也改變不了十字架的犧牲。約瑟在耶穌生前,的確曾經受了耶穌的感召;但止於感召而已,到了耶穌死時,當時他一定在場,心堣~接受了愛的衝擊而且十分難過,初時我們看見百夫長的感受,現在便輪到約瑟了。我們對耶穌自己親口所講的話,覺得稀奇,因為它們完全應驗了:『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約十二32)。──《每日研經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