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驕傲人

三十章十三節

有一宗人,眼目何其高傲,眼皮也是高舉。

十六章十八節

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

十一章二節

驕傲來,羞恥也來;謙遜人卻有智慧。

廿九章廿三節

人的高傲必使他卑下;心媮噱鼓滿A必得尊榮。

十八章十二節

敗壞之先,人心驕傲;尊榮以前,必有謙卑。

廿一章四節

惡人發達(發達原文作燈),眼高心傲,這乃是罪。

十六章五節

凡心媗熄う滿A為耶和華所憎惡;雖然連手,他必不免受罰。

十五章卅三節

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訓誨;尊榮以前,必有謙卑。

廿二章四節

敬畏耶和華心存謙卑,就得富有、尊榮、生命為賞賜。

(一)

『有一宗人,眼目何其高傲,眼皮也是高舉!』(三十13)。前面已經明示:這一宗人是智慧所恨惡(八13),為上帝所憎惡的(六16-17)。這些箴言從兩個對應的觀點去看驕傲:視之為愚妄,並視之為罪惡。

(甲)驕傲的愚妄。十六章十八節把驕傲概括起來說:『驕傲在……跌倒之前』。『驕傲』和『狂』這兩個詞,來自其基本意義為『要高高的舉起來』的字根。簡言之:驕傲的人認為,他比別人略勝一籌。他也不變地鄙視他認為略遜他一籌的人。驕傲與藐視並肩而行,彼此互相扶持。『法利賽人』時常感謝上帝,因他不像別的人有更高才能,賺更多錢,握有更大權力,完成更大成就或不論甚麼。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那就是他的自負,與他實際成就的或能成就的,根本不成比例。他對他自己的價值與重要性妄自誇大,愚妄地期望別人像他那樣,想到他自己是多麼了不起。但他是在每下愈況的過程中,必定會招致十分應得的恥辱(十一2)。因為驕傲確實比野心更過分地誇張自己;遲早這膨脹的氣泡必定爆炸──正如莎士比亞筆下的吳爾斯(Wolsey)痛苦地發覺的:

……我曾冒險,
像那些靠充氣囊袋游泳的任性男童,
許多夏天都浮現於壯觀的海上,
但超過我所能涉及的深度,我趾高氣揚的驕傲
終於在我下面粉碎,並離我而去,
疲倦而長久的掙扎,任由一股猛烈的
水流擺布,它必然永遠把我覆蓋。

(乙)驕傲的罪。廿一章四節第一和第二行之間的關係,是不分明的。如果『燈』(譯按:見中文本小字)是對的話(欽定本作『耕種』),它可能是幸福(十三9)或指導行為(六23)的象徵。因此這言論可能譴責那或是自滿或是自私自利的驕傲是罪。新英文譯本不滿意希伯來原文,建議變作『眼高心傲──這些罪把惡人顯明出來』。驕傲的罪在十六章五節加以強調:它是上帝所憎惡的;而且驕傲的人必不免受罰。譯作『必定』的希伯來文片語,是饒有意味的。它按字義是『手連手』的意思──彷彿上帝已經說過,『在這塈琲漱漇戎式e即驕傲──譯按〕』,而且保證了這對比(請比較十一21)。

舊約,自始至終都給人首先看見驕傲是背逆上帝的罪。最饒意味的是:那些表示人之驕傲的希伯來文字眼,也是表示上帝的讚揚和威嚴的字眼。例如,十六章十八節『驕傲』這個字與在出埃及記十五章七節,以賽亞書二章十節,廿四章十四節,彌迦書五章四節,以及其他章節中譯作『威嚴』的字是同一個字。那『極點』唯獨屬於上帝。在人的驕傲與神聖的威嚴之間,有一種利益的衝突。驕傲自大的人和國家,不論他們知道或不知道,他們正在為自己僭竊那合法屬於創造主上帝、而不屬於受造者的東西。在最後的分析中,人驕傲的頂點,並不是極度愚妄地假定自己比其他人類略勝一籌,而是它有罪地假定自己比上帝更勝一籌。那是驕傲和最終極的罪的本質。

這是先知書許多章節中所強調的話。請特別注意以西結書廿八章,那堨巹姜靰漕永蒮y述歷史上那個推羅王的驕傲和受的刑罰。這段描述,以他作為每一世代和每一種驕傲的代表。請也參閱以賽亞書十章十二至十四節、四十七章、耶利米書五十章廿九至卅二節,阿摩司書六章八節,俄巴底亞書三、四節,西番雅書三章十一至十三節。在這些章節中,視驕傲為各種各樣邪惡之根。但驕傲無須時常公然叛逆並滋生不法的。因為人把上帝貶謫至人類舞台的邊線,視為與他們怎樣過生活最無關聯的一環就夠了。先知對上帝刑罰人的驕傲最典型的聲明,見於以賽亞書二章六至廿二節,而且它們是我們的世代要認真留意的話(12-17節):

必有萬軍耶和華降罰的一個日子,要臨到驕傲狂妄的,一切自高的,都必降為卑。又臨到利巴嫩高大的香柏樹,和巴珊的橡樹。又臨到一切高山的峻嶺,又臨到高臺,和堅固城牆。又臨到他施的船隻,並一切可愛的美物。驕傲的必屈膝,狂妄的必降卑。在那日,惟獨耶和華被尊崇。

(二)

我們發現與對驕傲的譴責相提並論的,是對謙卑的稱讚。謙卑在我們要競爭的社會並不認為有很高的價值,被視為懦弱的一種表記,而不認為是品格的力量,幾乎被視為是公開邀請那些有野心的人在人生中力爭上游的踏腳石。以色列哲人洞察力敏銳得多,卻採取一種不同的見解。依他們看,謙卑就是智慧的記號(十一2),正如驕傲是愚妄的記號一般。他們非常尊重謙卑、謙遜的人,他安靜地去做他的事,知道自己的限制,並不盲目向前力衝尋求自我發展。哲人察看世事時,在四點上看出謙卑人是智慧人:(1)他是受教的(見褻慢人{\LinkToBook:TopicID=143,Name=褻慢人}這個題目的內文),(2)他規避不必要的爭論和爭端(再看褻慢人{\LinkToBook:TopicID=143,Name=褻慢人}這題目的內文),(3)他不落入自命不凡的網羅中──他沒有膨脹的氣泡要爆裂,而且無需怕自己會跌倒(十一2);以及(4)他行走安全而又穩當的路,向托糷[的尊榮和進步前進,基於認識他自己真正的價值而不是自命不凡。哲人目睹這制訂出的一個方法,在王面前實踐了出來(見廿五6-7關於智慧的朝臣{\LinkToBook:TopicID=189,Name=智慧的朝臣}的注釋)。這要點在廿九章廿三節中用希伯來文一個雙關字加以強調,這個字幸而在繙譯時保存下來了:驕傲的人必降為low),然而卑微的人the lowly)(譯按:中文本譯作『心媮噱鼓滿z)必得尊榮。

但謙卑不單被智慧嘉許,而且贏得眾人的恩寵;更重要地,它也被上帝嘉許而贏得祂的恩寵(見三34)。在十一章二節的『謙遜』是個罕見的字眼,在別處只見於彌迦書六章八節,這一節概括上帝對人的要求,要人『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謙卑是眾人在上帝面前正確的態度。因此十五章卅三節與廿二章四節,同敬畏耶和華非常密切地連結起來,它是謙卑的真正來源和泉源。在上帝面前謙卑而行的人,必不會在眾人面前驕傲而行(彼前5-6)。――《每日研經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