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耶利米書第七章

 

S 虛假的宗教(七1-3

不受歡迎的講章(Ⅰ)(七1-15

瀏覽近代任何一種(英)譯本都會立即看出從第七章開始至八章三節是耶利米書中用散文寫的第一處長篇的段落。這樣的散文故事──在耶利米書中有許多(參十一1-17;十三1-14;十六1-18;十八1-12;十九1-二十6)──往往以耶利米生平中的某一件事為中心,以及與這事件有關的一篇講章。誰寫了這些篇章和講章我們無從得知,不過,其中有些可能是耶利米的朋友兼秘書巴錄的作品(參卅二12及以下;卅六14及以下)。它們能夠使我們回想起當日耶利米在該事件中的實際用語到甚麼程度,那就不能斷言了,由於那些報導已被後來的一些編輯重寫,而且他們的興趣、展望,和成見都已對其陳述有所渲染。試想想甚至今日對同一事件報導的方式,例如,在華沙街頭抗議的集會、波蘭國家電視台、英國廣播公司,和美國國家廣播公司的報導都有區別。假如在現場的報導也有這種情形發生,那麼對於在事件多年後所報導的影響就必更大了。

然而,這些章節無疑來自耶利米的生平和事工中那些真實的事件,而七章一至十五節之聖殿講章就是這些事件的一個很好的例子。在第六章的末了我們聽到三個題目:

1)在鬌擗仄它h被認為是敬拜的行為都是徒勞的(六20-21),

2)災禍和毀滅將臨到鬌憿]六22-24),

3)先知作百姓之煉淨者或測驗者(六27-30)。

這三個題目在七章一節至八章三節的故事中加以舉例說明,在其中我們發現對百姓虛偽的宗教習俗加以許多嚴苛的抨擊。

翻到廿六章你會發現那奡ㄗ鴙C利米另一篇不受歡迎的講章。關於這篇講章的內容廿六章說的不多。相反地,它集中於聽眾的反應,而且特別注意在不同的段落中鬌擗ㄕP反應的方式──宗教當局(祭司們和先知們)要求處以死刑,政府當局(諸王子)宣告先知並無叛國罪,而平民,正如並非罕有地,顯然改變了他們的主意(比較廿六7和廿六16)。這一切都使人聯想到這不是普通的講章;它透入人心腹。它夠嚴厲,使人反感,使鬌擗懇鶠A並且使人反省。

廿六章一節指明這篇講章的日期,是『猶大王約西亞的兒子約雅敬登基的時候』;所以,它是在主前六○九年秋或主前六○九/六○八年冬某日發表的。這個日期是意義深長的。約西亞,推行改革的王,人民曾將國家更新的希望寄託在他身上,已經死了,他為國家的獨立在米吉多之戰中陣亡了(王下廿三28-30)。約雅敬由於他的埃及主子的扶掖被立為王。這是給與約西亞所代表的猶大宗教民族主義的第一個衝擊。

但它還剩下一張王牌──耶路撒冷及其聖殿(參四10的注解──響起警號{\LinkToBook:TopicID=127,Name=響起警號(四5-10)(續)})。這堿O耶和華住在祂子民中間的地方:

這是我永遠安息之所;
我要住在這堙A
因為是我所願意的。(詩一三二14

因為這是『耶和華的殿』(第4節),耶路撒冷的一切都會如意且必定如此。耶利米在他的講章中攻擊的就是這種根深蒂固的確信,這篇講章大概在聖殿內院大門口,為國家宗教某一大節日,百姓聚集在那媟q拜時傳講的。

不受歡迎的講章(Ⅱ)(七1-15)(續)

耶利米的講章值得注意的幾個理由:

(一)他奉『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之名(第3節)向敬拜的人傳講,他們前來敬拜上帝,稱頌祂的同在和保護的能力。耶利米並不否認上帝與祂的百姓同在;但他警告他們不要因此而作出錯誤的結論。上帝的同在對那些以輕忽態度對祂的人可能是危險的同在(參二19的注解──先知的極大痛苦{\LinkToBook:TopicID=129,Name=先知的極大痛苦(四19-28})。

(二)這篇講章其實是呼喚人要徹底改變其生活方式:『要改正你們的行動作為』(第3節直譯)。而且用一系列的『若』把其意義表明出來(第5-6節。譯按:5-6節共用了四個『若』字,和合本只譯出第一個)。上帝期望祂子民的那種生活方式,意味要毫無疑問的忠於獨一的上帝,這種忠誠會實際表現於顧念關懷別人的社會中。百姓只有注意這種召喚,他們才能聲稱──這是他們十分迫切要聲稱的──上帝的那些應許為他們所有:『我就使你們在這地方仍然居住』(第37節),或者也許更好的如某些譯本的經文,『我就與你們一同住在這地方』。

最好把這講章自始至終『地方』這個詞認定是『殿』,指聖地,而不是指這座城。這個傳道者的呼籲是急迫的,由於指成漕Ъ妨穭坐H行為說的每一件事都表明他們在敬拜中所聲稱的是謊話。他們自稱是上帝的子民,然而八至十節給我們提供一個令人難過的概覽,表明他們幾乎全然違反十誡。因此,當他們來到聖殿時,唱道,『這是耶和華的殿,是耶和華的殿,是耶和華的殿』(第4節),然後便聲稱『我們得救了』(譯按:和合本作『我們可以自由了』)(第10節),他們是活在幻想的幸福中,信賴那些實際是謊言的話語。耶利米用辛辣的諷刺抗議說,這是當聖殿是強盜的隱匿所,就是『賊窩』(第11節),是那些逃避上帝律法的人投奔的地方。根據馬可福音十一章十七節,耶穌以同樣的苛責攻擊當日在聖殿發生的事,祂用這些話把他們與以賽亞書五十六章稱聖殿為『萬國禱告的殿』這幅真實的圖畫作對比。

(三)若這呼籲得不到注意的話──百姓過去的紀錄決不能使人再信任──耶利米說,那麼,聖殿,非但不是安全的地方,而必定會變成一個荒涼的所在。這是對耶路撒冷的人說『這事不可能臨到我們』的心情直接的攻擊。耶利米說,要學習示羅的教訓。在以法蓮山地的示羅,曾經是敬拜萬軍之耶和華一個非常重要的中心,正如在撒母耳記上一至四章的那些故事中能看見的。在示羅的殿曾存放約櫃,這是上帝在祂百姓中間與他們同在的神聖象徵(參三16的注解──重圓的召喚{\LinkToBook:TopicID=124,Name=重圓的召喚(三12-18})。但在耶利米時代它是一個廢墟,於主前十一世紀被非利士人蹂躪,而且最後大概在八世紀末被亞述人毀滅。當然,示羅在北部,而且在耶路撒冷的人可能會說,這些拜異教神的北方人正得到了他們所該得的。耶利米說,你們也必定會這樣。時候將到,那時耶路撒冷的殿必定會變成像示羅的殿一樣,而且你們,像你們鄙視的那些北方人一樣,必定會被放逐到遠方去(第15節)。

這是不受歡迎的傳講。這太露骨了。人們不喜歡他們那些極深的偏見受到質疑──尤其是宗教偏見。敬拜是求安慰,不是尋煩惱。然而,有兩件關於這篇不受歡迎之講章的事是值得思考的。

(一)耶利米在這堜珨〞漱j部分都是已說過的。與日常生活分離的敬拜是一種危險的自欺,那是敬拜本身應已教導了那些成顙鼽t殿去之人的。試看一看有些詩篇,尤其是第十五篇和廿四篇三至六節。它們很多時被用在聖殿的對唱中。敬拜的人問:

耶和華啊,誰能寄居你的帳幕?
誰能住在你的聖山?(詩十五1

而從祭司得到的答覆是要求他要注意自己的生活方式(詩十五2-5)──作事公義、說話誠實、不欺騙鄰舍、不受賄賂。困難當然在於我們往往只聽我們想聽的,而對其餘卻充耳不聞。這種情形沒有比在敬拜中更加真實了。

(二)信心是基於上帝的應許,但我們不敢把這些應許化為無條件的確信。例如,在創世記十二章二至三節上帝對亞伯拉罕所作的那些應許,如果亞伯拉罕沒有準備離開父家,前往未知之地就不可能實現。人間的關係,如果只是單方面的,便不能加深;我們與上帝的關係也是如此。在信心中忽視那個繼續的『如果』,便招致災禍。當敬拜和信心在我們看來似乎已喪失其意義時,就要開始認真檢視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並問一問自己是否已按托H心的要求去生活,這才是明智之舉。

代禱時候已過(七16-20

不像一至十五節的那篇講章,那是耶利米對百姓講的,而這段經文則是耶和華對耶利米講的。乍看起來祂似乎是以奇異的次序開始,『你不要為這百姓祈禱』(第16節),這句話我們發現在十一章十四節和十四章十一節一再複述。我們傾向於認為一個先知是站在上帝那一邊的,是上帝對百姓傳話的使者,但一個先知──至少耶利米便是如此──也在上帝面前代表百姓。他為百姓禱告乃是他的特權之一(參十五11的例子)。但為百姓祈禱的時候現在已經過去。沒有f象顯示他們有絲毫興趣改變他們的態度,他們沉緬於那些宗教行為,雖然他們似乎不知道,但至終只會損害他們本身(第19節)。

敬拜『天后』(第18節)在猶大的婦女中似乎特別盛行。它在耶路撒冷被毀後繼續存在,而且按四十四章十五節及以下各節,也盛行於流亡在埃及的猶太人中。這『天后』是誰並不十分清楚,雖然從亞述人、巴比倫人,和迦南人的來源得知她可能是豐饒之母的女神的一個。敬拜她是很普遍的,因為她是婦女的女神,對人的某些基本本能,特別是性能力、母性,和想知道將來究竟怎樣的願望都有吸引力;正如今日在婦女雜誌和日報的占星術所提供的。也許許多人認為在耶路撒冷聖殿中對耶和華的敬拜太嚴謹,與他們日常的需要相距太遙遠。敬拜這女神似乎就簡單而又容易;燒一點香,獻一點祭神的酒或獻印有女神神像或形狀像新月或星的薄餅。無害麼?不,是致命的……那一套混亂的價值觀部分會引致必然的災禍。

對要道盲目的子民(七21-28

在廿一至廿八節我們發現對獻祭的態度發出的可能是最極端的聲明。這方面的聲明在其他先知的教訓中也是常見的──參阿摩司書五章廿一至廿四節;彌迦書六章六至八節;以賽亞書一章十至十七節──而這點我們在六章二十節的注解──錯誤的選擇{\LinkToBook:TopicID=134,Name=錯誤的選擇(六16-21}──中已經特別提及了。這段經文帶我們回到出埃及記,回到耶和華和以色列之間的那種關係開始的故事,這種關係我們用約這個字來描述,是概括在『我就作你們的上帝,你們也作我的子民』(第23節)這句話堶悸漱@種關係。這段經文聲稱,當上帝建立這種關係時,並沒有提及燔祭或平安祭。相反地,只要求他們要順服。雖然上帝再三地嘗試藉式y祂的僕人眾先知』提醒百姓這是他們應盡的義務(第24-26節),可是在以色列歷史上自始至今缺少這種順服。

事實上,你若追想一下出埃及記立約的故事,你會發現燔祭和平安祭都有提到(出廿四5);但饒有趣味的是:十誡(出二十1-17),就是我們視為約之最基本憲章的,並沒有說到關於獻祭的事。耶利米在這堜畛n稱的,就以色列人而論,在她與上帝的關係中唯一不可缺少的要素是以順服回應上帝對祂子民所作的倫理與社會方面的要求。這不是說,獻祭對以色列人的信心不重要。它可能是一種恩典。但獻祭對以色列人的信心並不是必要的。它能在其他的敬拜方式中表現出來,正如在被擄到巴比倫時期的情形,在那堿O不可能獻祭的,而且在過去一千九百年以來在猶太社區中也是如此。然而,除掉對塑造他們日常生活的上帝誡命的順服,便一無所剩了。有時想想甚麼對信心是必要的乃是美事,有許多事情無疑都有益而且有用,但到一天的結束我們發現沒有做也不要緊呢。――《每日研經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