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珥書第一章

 

註釋

        壹 蝗災豫告耶和華的日子(一1-20{\LinkToBook:TopicID=285,Name=壹 蝗災豫告耶和華的日子(一1-20}

    貳 呼召歸回在大日之前(二1-17{\LinkToBook:TopicID=292,Name=貳 呼召歸回在大日之前(二1-17}

    S 求告耶和華、有新生命(二18-32{\LinkToBook:TopicID=297,Name=S 求告耶和華、有新生命(二18-32}

    肆 審判臨到選民的仇敵(三1-21{\LinkToBook:TopicID=303,Name=肆 審判臨到選民的仇敵(三1-21}

壹 蝗災豫告耶和華的日子(一1-20

本書的開端沒有歷史的引言,所以寫作日期殊難確定。但是先知的名字及出身卻明列在卷首,可資研究。在信息的前面先有驚人的呼喚,宣告災禍的來臨(一23)。災禍的實情簡略卻有力地描述(4節),接朽N以哀歌形式,悲嘆慘重的災情(5-14節)。從第十五節起至二十節,似為其他哀歌的片斷,但是主題確切,專論耶和華的日子。這是那麼嚴重的信息,「你們要將這事傳與子,子傳與孫,孫傳與後代。」(3節)

 

(一)書名(一1

耶和華的話臨到毘土珥的兒子約珥。」(一1

這是先知書常有的格調,提到「耶和華的話」,在何西亞書第一章一節;彌迦書第一章一節;西番書第一章一節;耶利米書第一章一節也都類似,雖然中譯詞沒有那麼明顯,但原有的形式都是一樣。最相似的應稱約拿書,都是以「耶和華的話臨到……」開始,並在先知的名字,附帶提起他們父親的名字,將出身加以表明。

約珥其名,在舊約其他經文中也曾出現。撒母耳的長子是約珥(撒上八2,也出現在代上六33,十五17),在西緬支派中有約珥(代上四35),流便支派中有約珥(代上五48),迦得支派中有約珥(代上五12),以薩迦支派中有約珥(代上七3),在瑪拿西支派中也有約珥(代上廿七20)。在大猁澈i士中有約珥(代上十一38),在利未支派中,有約珥A約櫃(代上十五711,廿三8)。又有約珥掌管耶和華殿堛漫皎w(廿六22)。這些都是在大猁漁犮N。在希西家的時代,還有利未人約珥(代下廿九12;參閱代上六36)。約珥其名最多出現在歷代志。這似乎是與信仰有關的命名,因為原意是「耶和華為神」。

本書約珥是毘土珥的兒子。「毘土珥」在七十士希臘文譯本為彼土珥(Bethuel),與利百加的父親同名(創廿四章)。毘土珥(Pethuel)這名字的涵義不甚清楚。有人認為原意為「屬神的青年」(Peti~el Youth of God)。1也有以該名字的字源來研究,是「神的引領者」,被神引領P-th-hSeduced One of El)。2更有人以為「約珥」是匿名,與「以利亞」這一名字相同,原意為「耶和華是我的神」。附上父親的名只是一種表徵式的,並不說明出身。3

可能他來自耶路撒冷(參閱一91316,二115,三1,二32,三16-18)。他也很可能是祭司出身的(一913,二17)。

「耶和華的話」是先知約珥的信息。這是宣告神的啟示,也向神呼求(一131419)。這塈韟陳囿蔣答漕扔(二19),可說是信息的轉捩點。但是其中有不少是先知以傳信者身分,提出耶和華直接的話(「我」字第一人稱)。

 

1 Ludwig Koehler and Walter Baumgartner, Lexicon in Veteris Testamenti Libros (Leiden: E.J. Brill , 1958). 786.

2 Milos% Bic%, Das Buch Joel (Berlin: Evangelische-Verlagsanstalt, 1960), 13.

3 Abraham Kuenen, Historisch-Kritisch Onderzoek naar het ontstaan en de verzameling van de boeken des Ouden Verbonds, vol 2 (Leiden, 1889) 68f. cf. Julius A. Bewer, A Critical and Exegetical Commentaryon Obadiah and Joel, ICC (Edinburgh: T.&T. Clark, 1911), 67; Arvid S. Kapelrud, Joel Studies, UUA>, 1948, 10.

 

(二)呼召(一23

老年人哪,當聽我的話。國中的居民哪,都要側耳而聽。」(2節上)

這呼召的形式,是引人注意,為專心聽取教訓,為智慧傳統十分常用的口吻,促學員們留神。4「老年人」也是長老(一14),第二章十六節「老者」、廿八節也譯「老年人」。這堨i能也不只指年事高的長者,而是居領導地位的長老。他們在列王時代居很重要的地位(參閱王下廿三12),在聖殿重建的時候,也代表以色列會眾(拉五9,六814)。他們在波斯宮廷中似有他們的職分(拉六7;參閱十814)。以後可能由大祭司承擔長老議會的主席。5

長老之外,還有國中的居民,大概是指猶大與耶路撒冷的居民(參閱一14及二1)。可見他呼召的是全體的民眾,也包括首長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注意聽。

在你們的日子,或你們列祖的日子,曾有這樣的事麼?」(2節下)

早期的先知常愛以問話方式來教導人(摩三3-6;賽五4,廿八23-28;稍後如耶二1011)。這堿O指即將來臨的審判。現在先知要將以往的事來比較現在的狀況。現況是不堪設想的,可說是空前的(二2下)。神也曾在埃及降災時有的情形:「直到今日,沒有見過這樣的災。」「以前沒有這樣的,以後也必沒有」(出十614)。神使以色列人看到非常的事(申四32-35)。耶利米哀歌提及耶路撒冷被毀時,「有像這臨到我的痛苦沒有,就是耶和華在他發烈怒的日子使我所受的苦」(一12)。現在這堜珒ㄙ滿A是指耶和華的日子,是本書特別強調的(一15下;二1下,2下,23下,25上,26下,27下,28上,29下,三114下,18上、20)。耶和華的日子已經臨近,而且是最後的,這真是非常的情景,在下面描述。

你們要將這事傳與子,子傳與孫,孫傳與後代。」(3節)

這事,就是有關耶和華的日子,是那麼獨特,是應代代相傳的。申命記十分強調歷史的教訓(四9,六6720-23,卅二7;參閱出十二2627)。祝福與咒詛是應許,也是警戒(申十一19-28)。這是有關後世的事,必須詳述(一4及以下)耶和華的話也加以說明(二1819)。這都是以後的世代應該注意的(二28,三1)。

本處經文若與申命記比較,似乎更加嚴重,因為這堜珓的,還不是將來的世代,甚至特別說明三、四代,十足智慧文學的格調(參閱箴四1及以下)。這也可參閱詩篇第七十八篇的主旨,闡明救恩歷史,從豫言至啟示文學的特性,注視末時,由現在的時代來透視。6耶和華的日子在本書反覆論述,是與本章開端的幾節,顯然有密切的關聯。凡注意文體與內容的,必不致忽略。

 

4 Hans Wolff, Hosea,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74) 96f. 稱之為Lehrero/ffnengsruf.

5 Josephus, Antiquities, 12, 133-44. I Maccabeans, 12:6. Kurt Galling, "Judentum, I, Vom Exil bis Hardrian," RGG, 3, 980.

6 參閱G. von Rad, Old Testament Theology, (New York, Harper & Row, 1965), II, 301-8.

 

(三)蝗災(一4

剪蟲剩下的,蝗蟲來喫。蝗蟲剩下的,蝻子來喫。蝻子剩下的,螞蚱來喫。」(4節)

蝗災來到,成為可怕的禍患。這堭N蝗蟲譯為四種不同的蟲類,實則是指蝗蟲成長之四種階段,這是經學者公認的解釋。7舊約中常用的名詞,是指蝗蟲完全長成,有翅翼會飛翔的,長約六公分。雌性的蝗蟲產卵後,約三星期,就長成蝻子,為最初期的幼蟲(耶五十一27「螞蚱」,實則是這一類)。螞蚱為第二期幼蟲,長約二、三公分(賽卅三4)。剪蟲是長成的蝗蟲,破壞力也最大(參閱摩四9)。中文的讀者容易有錯覺,以為剪蟲為幼蟲。蝗蟲只是通稱,成隊從其他地方飛來,現代中文譯本譯為「隊蝗」。剪蟲可能是當地的,並不合鞳C8由於第二章二十五節這四個名詞次序不同,有人也作這樣的排列,使本節完全符合,但是仍沒有按長成期的次序。根據現代的知識,蝗蟲應有五個生長期。9

其實蝗蟲發展的次序與階段並不重要,因為蝗災是指神降下的刑罰,卻為聖經所著重的(申廿八38;摩七1;賽卅三4)。蝗災是警告人們,促他們悔改(摩四9;王上八37;代下六28)。在出埃及記第十章五、十五節,冰雹所剩的樹木,終因蝗災而消滅,可見蝗蟲消滅破壞的力量。有人將蝗蟲四種名稱喻為但以理書第七章的四獸,解作四大強國。這四種蝗蟲也作這樣解釋。剪蟲為提革拉毘列色,蝗蟲為撒縵以色,蝻子為西拉基列,螞蚱為尼布甲尼撒。10但是蝗蟲是否實際蝗災,或為象徵歷史事件或人物,仍為學者辯論的課題。

研究巴勒斯坦地理環境,蝗災大約在三月下旬,由東北部或南部飛來。如雲層可籠罩大地,可達數小時之久,專喫綠葉及穀物,一掃而光。在房屋上也無孔不入,如出埃及記第十章所描述的。11本節「剩下」「來喫」共提三次,可見災情的嚴重,並述毀滅的力量,實在到無可挽救的地步。所以國內經濟情形一定十分衰弱,短期內無法恢復。

 

7 最初為Credner (1831) 提說,為以下的學者所贊同:Israel Aharoni, Ha_ ~arbe}{h (Jaffa 1919), Ovid R. Sellers, "Stages of Locust in Joel," ASSL, Lii, 1935-36, 81-85; John A. Thompson, "The Book of Joel: Introduction and Exegesis," IB, 6, 729-60.

8 Hans Wolff, Amos and Joel,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77) 27.

9 Tracey Irwin Storer and Robert Leslie Usinger, General Zoology (New York, McGraw-Hill, 1957) 410.

10 參閱亞蘭文意譯Targum Jonathan解二章二十五節。

11 Aharon, op. cit. 393f.

 

(四)哀歌(一5-14

哀歌有一連串的命令詞。每一個命令詞必附帶一些說明,加以解釋,無非將災情作一番描述,更有悲慟的語氣。最後兩節(1314節),專呼召祭司,哀歌成為一種禮儀的動作,是全國舉哀的情景。

酒醉的人哪,要清醒哭泣。好酒的人哪,都要為甜酒哀號。因為從你們的口中斷絕了。」(5節)

那些酒醉的人是誰呢?作者並未指定,很可能是指首領。他們因酒醉而無儆醒的態度,如不清醒,必看不清實況,就不知道哀慟。他們是好酒的人,在七十士譯本並加上「因酗酒而狂歡的人」,以後那媮晹閉し繰1s,那些都會斷絕,因為收成沒有了,那媮棶|有酒可釀呢?甜酒原指在葡萄園湧流的酒液(參閱四18及摩九13)。有人認為這可能與異教的習俗有關,他們還在飲酒狂歡,其實酒的供應已經斷絕,連果類收穫也因蝗災而消除了。12

「哀號」不僅在本節,也在第十一節及十三節,都是命令詞,是十分哀痛的哭嚎聲,令人心悸。

有一隊蝗蟲,又強盛,又無數,侵犯我的地。牠的牙齒如獅子的牙齒,大牙如母獅的大牙。」(6節)

蝗蟲來侵犯,好似一支敵軍前來,所以「蝗蟲」又可作「民」或指某一種民,七十士譯本也作「民」。在箴言第三十章二十七節說:蝗蟲沒有君王,卻分隊而出。牠們確似威武的軍隊,如歌革上來攻擊,「如密雲遮蓋地面」(結卅八16)。蝗蟲螞蚱上來,也不計其數(詩一○五34;參閱出十4-612-15)。強盛又無數,是蝗蟲的特性,而其毀滅力量之大,以獅子的牙來比較(可參閱啟九8)。獅子的牙是利器(伯四10)。這大毀滅是從北方來到,好似獅子從密林中上來(耶四67)。牙與大牙都是十分鋒利的,而且常相提並論(參閱箴三十14及詩五十八6)。

他毀壞我的葡萄樹,剝了我無花果樹的皮,剝盡而丟棄,使枝條露白。」(7節)

這堿搢ˊ擢峈漱齒多麼鋒利,樹、樹枝與樹皮,以及樹藤都全咬壞,甚至連樹皮內的樹幹及枝條都被咬得露白。這是多麼徹底的破壞。我的葡萄樹,我的無花果樹,都是代表我的地。他們的生計完全斷絕了,整個國家都被破壞不已。他們得救的希望已經失去了,救恩歷史也到了盡頭(參閱何二12)。他們甚麼都消失殆盡。首長們怎可仍沉醉在酒中,何不醒來哀哭呢?第五至七節是第一首哀歌,或謂哀歌的第一段。

我的民哪,你當哀號,像處女腰束麻布,為幼年的丈夫哀號。」(8節)

第二段的哀歌對象是誰呢?可能指全民,因為全體的以色列人都應當舉哀,是通國的人民,都在悲哀之中。這堨H女子的哀慟來描述。處女是未嫁之少女,因未婚夫喪亡而舉哀,腰束麻布,胸間無麻衣,可以撞打而悲慟。麻布為粗布,卻未必是麻質,也可能是山羊毛,呈黑色,有悲哀的象徵。舉哀可能是個人的,也可能是鬌撉滿]如撒下三31;賽三24,十五3;耶四十八37;哀二10)。

另一些女子,已有丈夫,因丈夫喪亡而哀痛。有人認為幼年的丈夫指未婚夫,所以與上文之處女同義,只以重複的方法來描述少女的悲苦。她們訂婚常在幼年時舉行,在法律方面照當時的規矩是成為合法的夫妻,只是嫁娶的事還未實現。所以未婚夫喪亡,使少女的希望完全破碎,這是極大的打擊。也許他們倆人已在戀愛之中,死亡那殘酷的現實,把他們隔開了,死別的痛苦無以復加。在耶路撒冷的人,也會有這麼大的悲痛。

素祭和奠祭從耶和華的殿中斷絕,事奉耶和華的祭司都悲哀。」(9節)

聖殿的事奉受了威脅。素祭和奠祭是每日要獻兩次的。早祭及晚祭兩次,所需用的不少。素祭是用麵及酒,而奠祭是用酒。有人認為素祭與奠祭是在被擄歸回以後才實行,早期獻祭,並不將這兩者連在一起。利未記第二十三章十三、十八節及民數記第六章十五節,十五章二十四節,廿八章三至九節,二十九章十一、十六至三十九節等都將這兩者相連。可見早期獻祭的條例早已成為傳統。

祭司是耶和華的僕人,他們的工作十分重要,因為他們必須負責聖殿的事。他們對人民宗教的需要,自然要照料,不可忽略。所以他們與首長們一樣要為實況而悲哀。首長還在酗酒,根本不感事態的嚴重。但是祭司們在實際的工作責任上,不得不為缺乏而擔憂。

田荒涼,地悲哀,因為五穀毀壞,新酒乾竭,油也缺乏。」(10節)

根據古時傳統的信仰,田地都是耶和華賜給的產業。這是神的恩賜,都為成就救恩歷史的。五穀、新酒和油是必有的出產,是包括神一切的恩賜。但是現在居然全都乾竭了。這無疑是審判的威脅。「乾竭」一詞有人認為可譯「蒙羞」。13這樣將大地一切都人格化,荒涼或毀壞,必悲哀而蒙羞,所以第二段哀歌至此作結,使情緒特別尖銳化,可謂第一高k。

農夫阿,你們要慚愧,修理葡萄園的阿,你們要哀號,因為大麥小麥,與田間的莊稼,都滅絕了。」(11節)

這是哀歌第三段,現在呼召農人,他們該深感慚愧,有一種羞恥的感覺,農人沒有莊稼可收,好似婦女沒有生子一般,表明神的福分沒有來臨(參閱詩一二七3-5)。神還能「留下餘福」嗎(二14),這是他們的祈求。然而實際上他們卻無法那麼樂觀。耕田的(農夫)與修理葡萄樹的,兩者一起提說的,只有在另兩處出現:歷代志下第二十六章十節及以賽亞書第六十一章五節,指沒有田地的農夫。田地的莊稼都滅絕了,所以必為此哀號,眾人的喜樂盡都消滅。

葡萄樹枯乾,無花果樹衰殘。石榴樹,棕樹,蘋果樹,連田野一切的樹木,也都枯乾。眾人的喜樂盡都消滅。」(12節)

果樹的結果也有次序,但是這堣@連串提及的,卻沒有次第地有果子可收,枯乾、衰殘都帶給農人無限的失望。收穫的歡樂失去了,一切生活的樂趣也隨之消失殆盡。蝗災造成的歉收,使眾民都失去喜樂。神的審判帶來眾人的悲哀。

祭司阿,你們當腰束麻布痛哭。伺候祭壇的阿,你們要哀號。事奉我神的阿,你們要來披上麻布過夜。因為素祭和奠祭,從你們神的殿中斷絕了。」(13節)

哀歌第四段,使馦釭澈s號,成為聖殿禮拜的儀式,因為舉國上下都必須舉哀。「當束腰」這命令詞是可明瞭的,當然是指束麻布(撒下三31;耶四8,六26,四十九3),中譯詞特別補充,痛哭哀慟是必要的。腰身以上搥胸,更刻苦己身。痛哭與哀號是連續的,甚至夜間披麻布(王上廿一27;撒下十二16),終夜舉哀禁食(但六18)因為聖殿的獻祭被迫停止,正如第九節所說的,不再有素祭與奠祭。沒有獻祭,就無法向耶和華有敬拜,怎能還會有耶和華的福分呢?

你們要分定禁食的日子,宣告嚴肅會,招聚長老,和國中的一切居民,到耶和華你們神的殿,向耶和華哀求。」(14節)

本節仍對祭司說的,要他們切實悔改。禁食的日子是與嚴肅會連在一起。所謂嚴肅會,就是停止一切的工作,專心求告神(參閱二16,三9;耶六4;王下十20;結二十20)。參予這禁食的,不僅是長老,而且包括國中一切居民。關於禁食的事,也為其他先知所注意(耶十四12;賽五十八1-14以及亞七5-7)。

l利亞譯本附加「說」字,似乎將以下的經文(15-20節),看為他們哀求耶和華的話。如果沒有附加的「說」字,向神哀求,應在十九、二十節。

從五至十四節的體裁看,這哀歌是會眾的,或「呼召會眾哀歌」是要會眾聚集在一起,在緊急的情況下,有固定的聚會方式。舊約中不乏例證可援(如王上廿一912;摩五16下;賽廿二12;耶卅六9;結八21;拿三78;代下二十3)。王應發動呼召(撒下三31;王上廿一8;拿三6-9;代下二十3),長老來宣告(王上廿一8),先知以傳信者,替代耶和華發言,而以神為第一人稱。

這種類似本段的會眾哀歌,還有不少例子參考(撒下三31;耶四8,六26,七29,廿二20,廿五34,四十九3;番一11;結廿一12;賽十四31,廿三1-14,卅二11-14;亞十一2)。這埵陪Y干共同的特點:(一)命令詞的呼召;(二)呼召的對象;(三)哀歌的原因,「因為」引入一段l述。

在呼召時,有些類似的用詞:「哭泣」、「哀號」、「痛哭」。在命令詞中,有「撕裂衣袍」、「腰束麻布」、「宣告嚴肅會」等。其中的描述,常有「毀壞」、「乾竭」、「枯乾」及「滅絕」的字樣。

這些哀歌總有好幾段,每段以命令詞開始,除本段經文外,尚有多處十分類似,例如以賽亞書第二十三章一至十四節,以及撒迦利亞書第十二章十二至十四節。

在信息方面相似的,有以賽亞書第十三章六節以及以西結書第三十章二至三節,因為這些也都為宣告耶和華的日子。

 

12 Kapelrud, op. cit.

13 Koehler-Baungartner, Lexicon, RobinsonWeiser都譯為「蒙羞」Artur Weiser, Das Buch der Zwo/lf Kleinen Propheten, I, 因為字根十分相似。

 

(五)哀歌(續)(一15-20

哀哉,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了。這日來到,好像毀滅從全能者來到。」(15節)

這是一個驚懼的吶喊,由於全地災禍頻仍,又有蝗災,再有旱災。這可怕的日子不是別的,而是耶和華的日子。約珥先知前曾列述災害,現在直接道出這大日,這是本書主要的道理(二121131,三14),誠為舊約中獨特的先知書。

「耶和華的日子」除本書外,舊約中尚有七處記述。計有豫言以色列的(摩五1820;亞一714;瑪四5);豫言巴比倫的(賽十三69);豫言以東的(俄15)。本書(約珥書)共提五次,是豫言以色列的(一15,二111),此外,還有豫言列邦的(二31及三14)。

「日子」其實並不指時間的進度,而是指時間之內特殊發生的事,重點在形容詞,好似「下雪的時候」(撒下廿三20),米甸的日子(賽九4)。耶和華的日子是指耶和華顯現與行動的時候,其他類似的用詞:主萬軍耶和華(使異象谷有潰亂)煩擾的日子(賽廿二5),萬軍之耶和華(降罰)的一個日子(賽二12)。(耶和華)忿怒的日子(番一15上)。耶和華忿怒的日子(一18;結七19;番二23;哀二22,二121)。耶和華發烈怒的日子或報仇的日子(哀一12;參閱賽卅四8;耶四十六10;賽六十一2)。這實在是荒廢淒涼的日子,是黑暗、幽冥、密雲烏黑的日子(番一15下;參閱結卅四12;珥二2)。這也是吹角吶喊的日子(一16)。這是耶和華所說的日子(結卅九8)。那時,耶和華必出去與那些國爭戰的日子(亞十四3)。綜觀以上經文,耶利米哀歌四段經文與以西結書第三十四章十二節是指587年耶路撒冷被毀。先知警告以色列的有八段經文(賽二12;番一815上、15下、18,二23;結七19)。另外五段是對外邦的:對埃及(賽六十一2及結三十3)。對以東(耶四十六10及賽卅四8)。對歌革(結卅九8)。對以色列也對外邦的,除約珥書外,只有在撒迦利亞書第十四章一至三節。

從撒迦利亞書第十四章一至三節(也包括珥二1-11,三9-17;番一15起;賽十三34以及結三十章),耶和華的日子是根據聖戰的傳統,14再加上有關「神之顯現」(Theophany)的描述。15這不但指出神忿怒的情懷,對以色列也對外邦。不過耶和華的日子原是對外邦的,因為外邦曾脅迫神的子民(參閱賽九4;士七章;賽廿八21及撒下五20-25;亞十四3)。以後耶和華日子是對以色列,就是離棄耶和華的人,於是這是對耶路撒冷(如在耶利米哀歌及以西結書第三十四章十二節)。先知們對耶和華的日子有這樣觀念,可查考以賽亞書第二十八章二十一節,似乎將這日子遙指將來。這就將救恩歷史的觀念,發展至末事(審判)。阿摩司書第五章十八至二十節及以賽亞書第二章六至二十二節,就有這種觀念轉變的跡象。耶和華降災在耶路撒冷,已由先知的豫言說出而應驗了。現在祂的忿怒必延至外邦。於是耶和華的日子,就從先知豫言發展至啟示信息(Apocalyticism),尤其在撒迦利亞書第十四章(包括結卅八至卅九章)。最明顯的在約珥書全部信息。

約珥從災禍的開始,就發覺這可能是最後審判大日的豫兆。他知道這災禍不尋常,大有全然毀壞的趨向(一2-4)這無疑有礙於敬拜的事(一913)。這已是刻不容緩的,因為耶和華的日子已經逼近,蝗蟲(67節)甚至是敵國,再加以旱災,一切必完全枯竭與毀壞。

所以,當他宣告「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了!」續繼先知們傳統的思想。人們早已知道,有以賽亞(十三6)、西番雅(一714)、以西結(三十3)宣布了。約珥再來一番強調(二1及三14)。在以西結書第三十章二至三節先知為這日子哀號驚懼,正與這堿麤陋挐臚@章十五節相似。以賽亞書第十三章六節下,也很與第十五節下近似。毀滅(Shod)與全能者(Shadday)兩個字有諧音,以著重的語氣說出。這日子尚未來到,但是正在臨近,在接近的過程之中。這日子專是對猶大,好似在阿摩司書第五章十八至二十節及西番雅書第一章七至十八節。

「哀哉」常在哀歌的開端,但在舊約中有十四次,大都是與「耶和華」的聖名相連。「哀哉,耶和華阿。」這是在危機中向耶和華哀求的禱告(如書七7;耶四10,十四13,卅二17;結四14,九8,十一13,二十49;有時只譯為「哎,耶和華」)。只有三次不附帶稱呼耶和華(士十一35;王下三10;珥一15)。

七十士譯本將「哀哉」重複三次,似更加強語氣。有人認為這是在敬拜儀式中特有的驚嘆詞,似有先知的重點。16

糧食不是在我們眼前斷絕了麼?歡喜快樂不是從我們神的殿中止息了麼?」(16節)

他要會眾承認這峻嚴的現實。他是用問語的方式促他們注意。聖殿中已沒有素祭與奠祭,因為沒有糧食(一9上,13下)。敬拜原是一種慶祝的舉動,滿有歡喜快樂的情緒,因為神賜下厚恩,有救贖及其他的福分。但是現在這些都沒有了,不能享受與神的靈交。殿中敬拜歡喜快樂,是早期先知(如阿摩司、彌迦、耶利米)避免提說的,因為他們對禮儀持批判的態度。但是約珥卻特別注意,因為他看出禮儀的功能。

穀種在土塊下朽爛,倉也荒涼。廩也破壞,因為五穀枯乾了。」(17節)

穀種原在雨季前播下,這樣下雨後就可滋長。但是現在乾旱中,穀種撒在土塊下無法萌芽,日久必致枯乾或朽爛。第一章十節與十二節,樹木都枯乾,還有甚麼穀物或果類可放在倉庫之中呢?所以這些好似虛設,糧食的缺乏已到非常嚴重的地步。

牲畜哀鳴,牛馦V亂,因為無草。羊韝]受了困苦。」(18節)

這些牲畜當然是指家畜,沒有飼料可餵,在饑饉中哀鳴。牛騠P羊韟]為無牧草,到處亂闖,就形成一片哀鴻。蝗災一過,連草都成為枯黃的亂堆,這種破壞力實在徹底,毫無生機可言。

「混亂」在七十士譯本作「哭號」,這樣就與「哀鳴」成為同義的對比,增加生動的描述力。

耶和華阿,我向你求告,因為火燒滅曠野的草D,火燄燒盡田野的樹木。」(19節)

在哀歌中,最後以禱告作結,其實這禱告仍是以哀歌的形式(參閱耶九10,十四56,廿三10;詩四十二1,六十五12以及九十七3)。火燄與乾旱是主要的描寫,人似乎沒有甚麼可求的,因為一切都已消失了。

田野的走獸向你發喘。因為溪水乾涸,火也燒滅曠野的草場。」(20節)

這節仍在重複所描述的災情。火象徵著蝗災後的乾旱,也表徵神的烈怒。由於重複,更增強l述的力量。耶和華的日子更臨近了。

 

14 von Rad, Theology, 2, 119-25.

15 J. Bourke, "Le jour de Yahve* dans Joe/l," RB, 66, 1959, 5-31, 191-212. Ladislav C%erny*, The Day of Yahweh and Some Relevant Problems, Pra*c*e Z Ve%decky*ch U!stavu/ 53 (V Praze::Na*kladem Filosoficke* Fakulty University Karlovy, 1948).

16 Wolff, Amos and Joel, 23.

 

本章概要

約珥書第一章,清楚描繪災禍臨到耶路撒冷與猶大。在可怕的蝗災中,好似洶湧的狂浪,接二連三地衝來,不僅掃蕩了田野,也帶來可怕的旱災。這雙重的災殃說明了神的刑罰(參閱摩七1-6)。以前蝗災曾降在埃及(出十章),現在竟在耶路撒冷。這埃及的災殃怎會在選民身上呢?申命記宣布的咒詛實際降在以色列民族身上,多麼可悲的事。所以先知目的在於勸導以色列人立即聽從耶和華的聲音,遵行神的律法(申廿八11545,廿九29)。

這些災禍足以提醒人們,先知的豫言即將應驗。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了。現在不是只實現在外邦人,必實現在耶路撒冷。多麼可怕的豫言!救恩歷史快要到盡頭,但是敬拜的事怎麼樣呢?以色列人即使願意悔改,卻連獻祭的糧食與牛羊都沒有,又怎能表達呢?這是先知所關注的。

本章的中心在第五至十四節這一哀歌,但是連續的哀歌在第十六至二十節,中間以十五節作為一個連續的哀號,實在有無限雋永的美!蝗蟲似乎不再是自然的災禍,更成為歷史的浩劫,因為那些好似敵國的大軍(6節),說明耶和華的日子確實來到了。

在歷代先知的願望中,耶路撒冷將成為萬國敬拜的地方。但是現在連以色列人敬拜都有問題,素祭與奠祭從耶和華殿中斷絕,又怎麼可以吸引萬民來敬拜耶和華呢?

所以先知必須呼籲耶和華(14下,19上),既認識神是公義的主,祂的審判已經來到,是否仍有救贖的恩典,使他們在大而可畏的日子之前,還有機會悔改,遵行神的話,而得著復興呢?這就是先知切心要尋求的,也說明在以下的論述。

──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約珥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