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任何一种被造物僭夺上帝权威

2016-07-29 16:47 浏览量: 3987 作者: 麦格拉思 来源: 《橡树》
摘要:这篇文章,从创造教义的角度来省察神与被造物的关系。我们要真正认识神的创造、我们的被造、以及其他受造物的被造,各自在这个世界上的关系,才能真正活出神在我们身上的心意。另外,麦格拉思从这个角度也继续带领我们探讨昨天未尽的话题:在圣俗之事上的看法和立场。

 

 创造教义:抵制将神与被造物混为一谈

 

   相信上帝是我们的创造主,这会影响我们在世界中生活的方式。它并不只是在观念上对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做出调整,那对日常生活没有多少影响。相反它为我们提供了一幅我们在这个世界中所处位置——最重要的是在与上帝的关系中——大图景。马丁路德知道在实践中应用基督教信念的重要性,他提出以要理问答作为教育普通信徒如何实践信仰的工具。在其编写的小要理问答中,路德简明扼要地解释了相信上帝是创造主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相信上帝创造了我和其他一切被造物。他赋予我身体和灵魂,眼睛、耳朵及所有其他身体部分,我的思想及一切感官,而且他也维持着这一切。他赐予我衣服和鞋子、饮食、房屋和土地、配偶和孩子、天地、动物和我所拥有的一切。他每日丰富供应我所需用的一切,来滋养我的身体和生命。他保护我免受一切危险,保守我脱离一切的凶恶。他所做的这一切皆出自他纯洁的、父亲般的神圣之良善以及他的怜悯,而不是因为我自己赚取或配得的。

 

   上帝是造物主这一教义有一些其他的重要意义,我们仅指出其中的几个方面。

 

   第一,必须对上帝和被造物做出区别。抵制将造物主与被造物混为一谈的诱惑,从一开始就是基督教神学的一个重要主题。保罗所写的罗马书明确谈到了这一主题。罗马书第一章批评了将上帝降低为被造物的倾向。保罗指出,人性有一种倾向,是罪的结果,就是去服侍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罗125)。将上帝与被造物区分开来并肯定被造物为上帝所造,是基督教神学的一项重要任务。

 

    在奥古斯丁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这种努力。在加尔文等宗教改革者的作品中,这种努力也非常重要。面对修士们想要与世界断绝关系的普遍倾向,加尔文想要铸造一种肯定世界的神学。修士们的倾向在其作品中表现得很明显。比如肯培,他写了一本书,名叫《效法基督》,其特征是强调蔑视世界

 

    在加尔文思想中,对这个既是上帝所造又堕落了的世界,采取的是辩证的看法。因为世界是上帝造的,所以应当受到尊敬、尊重和肯定;因为世界堕落了,所以应当批评它,为的是救赎它。加尔文的灵性观是肯定世界的,在其中,前面两点洞见可以比作椭圆的两个焦点。加尔文的人性观与此类似。尽管他强调了堕落人类的罪性,但他没有忘记,人仍是上帝的创造。人类虽然被罪玷污,但仍是上帝的创造,而且属于上帝,应该得到尊重。创造论因此得出了一个审慎的肯定世界的观点,而又没有陷入把世界等同于上帝这个陷阱。

 

   最近一些作家也强调了这一点的重要性,比如纽比金。他指出,通过僭夺本应属于上帝的权威和权力,被造物很容易变得像魔鬼一样:

 

   被造物逐渐地侵占了他们本没有权利占有的地位、侵占了本属于基督并且只属于基督的地位。正如我们所讲的,他们会变得专横,然后会变得像恶魔一样。所以,上帝在罗马书13章中规定的(国家)权力变成了启示录中的巨兽;律法是上帝赐与其子民的可爱命令,其美丽在诗篇119篇中大受赞美,可是人们却将律法变成了一位暴君,基督不得不将我们从其中解救出来。

 

 我们的管理要向上帝负责

 

   正确的创造论强调,被造物具有善性但永远不会具有神性,因而不会发生这种魔化过程。这种创造论使我们可以防备任何一种被造物——无论是一个人,一套价值观念,还是一种制度——对上帝权威的僭夺。

 

   第二,创造意味着上帝对世界拥有主权和所有权。荷兰改革宗神学家凯柏尔(AbrahamKuyper)曾经讲过一句名言:上帝创造的世界中,没有任何一平方英寸基督不可以说:那是我的!造物主对世界拥有主权,这是圣经特别强调的。因此,人类被看作是创造的一部分,是具有特殊作用的一个部分。创造论导致了人是世界的管家这种观念,这与人是世界的所有者这种世俗观念相反。世界并非我们所有,我们拥有它是出自上帝的委托。这种观点为人类对地球的责任提供了神学根据,对于生态和环境关怀特别重要。

 

   上帝是世界的所有者,这种认识对于我们理解自身对世界的责任具有重要影响。上帝把我们放在他所创造的世界中,让我们去修理、看守(创215)。我们的地位高于其他被造物,并被派管理它们(诗848)。但是,我们仍在上帝的权柄之下,我们的管理要向上帝负责。我们是上帝委任的管家,而不是上帝创造物的所有者。我们是受上帝的委托,而过去的世代严重滥用了这种委托,现在人们已经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为了自己的利益,我们已经损害了世界及其资源。认为我们可以毁坏上帝奇妙的创造,这种思想是真正的危险所在。

 

   幸运的是,近年来人类越来越意识到我们应当对世界采取更为负责的态度。反省我们作为上帝所造世界的管家的责任,这是我们不再像前辈那样损害世界的第一步。核废料和有毒化学废料已经使世界的广大区域不再适合人类居住,上帝关注着这件事。自然力之间精致的平衡正在被人类的草率所打破,上帝关注着这件事。罪影响着我们对待环境的方式,正如它影响我们对待上帝、他人和社会整体的态度一样,这一信条是我们对待世界的一种迟到的新态度的基础。

 

   第三,上帝是造物主,这意味着被造物是善的。在圣经对创世过程的第一次记述中,我们一直可以遇到这一断言:上帝看着是好的(创11018212531)。(顺便提一下,惟一一件不好的,是亚当独居。上帝所造的人是一种社会存在物,应当在社会关系中生活。)诺斯替派和二元论者认为世界天生是邪恶的,这绝不是基督教神学的思想。世界虽然因为罪已经堕落了,但仍然是上帝善的创造物,是可以被救赎的,我们会在其他地方对此进行探讨。

 

   这并不是说目前的世界是完善的。世界已经偏离了当时上帝创造世界时所安置的轨道,这是基督教关于罪的教义的一个基本成分。世界已经偏离了其预定路线,已经堕落了,已经失去了被造时的荣耀。现在我们看到的世界不是上帝想要的那个世界。人类的罪、邪恶和死亡本身就表征着世界对上帝想要的那种被造秩序的偏离幅度。

 

   因此,基督教关于救赎的大多数思想都包含着这种思想:世界应当向着其本来的完全状态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恢复,为的是可以成就上帝创世的目的。肯定被造物是善的也避免了大多数神学家不接受的一种意见——上帝应当对恶负责。圣经不断强调被造物是善的,这是一种提示:上帝所设计或认可的世界并不存在罪的破坏力量。

 

 呼召是蒙召进入日常世界

 

   第四,创造论对于我们理解自身、特别是理解我们在被造物中的地位具有重要意义。人是照着上帝的形像造的。这一思想是基督教人性论的核心,是创造论本身的一个重要方面。上帝创造人类的目的,是想让人类在与上帝的关系中存在。除非这种关系存在,人就不能实现其真正目的,人就是不完全的。你为自己造了我们,我们的心如果不安息在你里面,就永远不得安宁。奥古斯丁的这句话确立了创造论对于正确理解人类经验、本性和命运的重要意义。

 

   在更为生存的层面上,创造论对于我们在世界中的生活态度具有重要意义。创造论使我们在世界中的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它提醒我们,我们与其他被造物一样,都是上帝造的。我们在这里是因为上帝要我们在这里。我们并不是孤独的,而是在创造我们并拥有一切的上帝面前。我们是生活在一位朋友面前,他了解我们并关心着我们。在似乎漠然的宇宙后面,存在着一位有位格的上帝。

 

   但是,这种在世界中像在家里一样的态度需要进行限定。我们要认识到,我们是从世界经过,并非永远属于世界。也就是说,我们是客旅,并不是居民。在《日内瓦要理问答》中,加尔文提出,我们应当像经过外国那样急于通过这世界,应当看轻一切属世的事务,我们的心要朝向天国。

 

   在18世纪美国作家爱德华兹的一篇名为走天路的基督徒的布道中,他说:在上帝的设计中,这世界永远不应当是我们的家。想着18世纪新英格兰的情景,爱德华兹说:

 

   尽管我们被外部享乐所包围,我们生活在令人愉悦的朋友、亲戚和家人之中;尽管我们在社会上有快乐的同事,我们的孩子具有许多大有前途的资质;尽管我们有良好的邻居,无论走到哪里都受人喜爱。但是,我们不应当把这些视为我们的一部分而沉迷其中……我们应当拥有、享受、使用它们,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欣然地离开它们。无论何时,只要受到召唤,我们就愿意离开这些,奔赴天堂。

 

   第五,创造论也对西方神学的”“之分提出了挑战。西方神学把我们生活的一个领域(比如带领主日学)说成是神圣的,把另一个领域(比如在办公室工作)说成是世俗的。这意味着我们的生活只有一部分是在服侍上帝,而且上帝的创造物中只有一部分归上帝所有。

 

   这种态度与新教改革者有特别的联系,他们用被呼召在世界中服侍上帝这一思想补充了信徒皆祭司这一教义。所有基督徒都被呼召为祭司,而这种呼召延伸到日常生活领域。基督徒被呼召作这世界的祭司,从里面来净化和圣化人的日常生活。路德在评论创世记1313时,简洁地陈述了这一观点:看起来是世俗的工作,实际上是对上帝的赞美,这也是一种顺从,正是上帝所喜悦的。路德甚至赞美家务劳动的宗教价值,他说:虽然没有神圣的外观,但正是这些琐碎的家务劳动,比僧侣和修女们的所有工作都更有价值。

 

   这种新看法的基础是呼召calling)观念。上帝呼召他的子民并不只是要信仰他,更是要他们在相当确定的生活领域中表达其信仰。一个人被呼召,首先是成为了一名基督徒,其次就是在世界上、在相当确定的生活领域中活出这个信仰。中世纪僧侣们通常将呼召看作是被从世界呼召出来进入修道院过一种隐居、隔离的生活。但路德和加尔文认为呼召是被呼召进入日常世界。因而,创造论导致了一种坚固的职业伦理——在世界中工作可以看作是为上帝工作。

 

(摘自麦格拉思《基督教概论(第二版)》,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03,据《基督教概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08)第一版中译本补入部分内容。)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