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著名教堂之旅--巴黎圣母院

2016-08-05 04:00 浏览量: 2593 作者: Wendy 来源: 恩典在线
摘要:2016年暑假,恩典在线新闻编辑部推出系列专题《世界著名教堂之旅》,我们可以足不出户也可饱揽全世界最令人神往的地方。今天,小编将带大家去著名的巴黎圣母院,世界上最美的教堂之一,也是法国宗教圣地,参观游览。让我们共同欣赏这座人类献给上帝的人间天堂。

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参加一个会议,官员ANNNA女士问我们,法国风景名胜很多,你们一共只有三天时间,那么告诉我,你们最想去的地方。我脱口而出:巴黎圣母院!于是我们乘坐地铁和自行车参观了著名教堂巴黎圣母院。

沿着塞纳河,渐渐靠近这座圣殿,日光之下,巴黎圣母主教座堂如一幅油画慢慢舒展在我们的镜头。巴黎圣母院始建于公元1163年,一直到公元13世纪才全部建成。巴黎圣母院是一座哥特式风格教堂,是古老巴黎的象征。它矗立在塞纳河畔,位于整个巴黎城的中心。它的地位、历史价值无与伦比,是历史上最为辉煌的建筑之一。 

站在塞纳河畔,远眺高高矗立的圣母院,巨大的门四周布满了雕像,一层接着一层,石像越往里层越小。所有的柱子都挺拔修长,与上部尖尖的拱券连成一气。中庭又窄又高又长。从外面仰望教堂,那高峻的形体加上顶部耸立的钟塔和尖塔,使人感到一种向蓝天升腾的雄姿。从巴黎圣母院的正面看,纯粹的尖拱形建筑已形成。整个平面呈十字架形的,颇有贵感。代替罗马式建筑的典型巨塔是十字形交叉点上的小尖塔,它的高耸使整个建筑显得更加巍峨。

圣母院西边正面有两座高耸的巨塔,塔有三层,下面一层设有国王画廊;第二层中央是一个 象征天堂的玫瑰花形的大圆窗;第三层是可穿行的回廊。

雕刻是圣母院中不可缺少的装饰,有植物图案和幻想的怪物;还有彩色玻璃大窗,使建筑形成一种恍惚的神的幻境,加强了教堂神圣的宗教色彩。

法国著名作家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曾在他的小说《巴黎圣母院》中对圣母院作过最充满诗意的描绘。比喻它为“石头的交响乐”。同时他也通过自己的妙笔连同巴黎圣母院一起对耶稣基督做了伟大的注释。雨果认为只有基督教仁慈、宽恕精神引导下的“道德自我完善”,才能真正改变人、改变社会,实现一个理想的社会。

巴黎圣母院正面高69米,被三条横向装饰带划分三层:底层有3个桃形门洞,门上于中世纪完成的塑像和雕刻品大多被修整过。中央的拱门描述的是耶稣在天庭的“最后审判”。教堂最古老的雕像则位于右边拱门,描述的是圣安娜(St. Anne)的故事,以及大主教许里为路易七世受洗的情形。左边是圣母门(Virgin’sportal),描绘圣母受难复活、被圣者和天使围绕的情形。拱门上方为众王廊(Galerie des Rois),陈列旧约时期28位君王的雕像。

“长廊”上面第二层两侧为两个巨大的石质中棂窗子,中间是彩色玻璃窗。装饰中又以彩色玻璃窗的设计最吸引人,有长有圆有长方,但以其中一个圆形为最,它的直径有九公尺(约10米),俗称“玫瑰玻璃窗”,其直径,建于1220-1225年,这富丽堂皇的彩色玻璃刻画着一个个的圣经故事,以前的神职人员借由这些图像来做传道之用。中央供奉着圣母圣婴,两边立着天使的塑像。两侧立的是亚当和夏娃的塑像。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巴黎人很怕德国人把它抢走,所以拆下来藏起来了。

第三层是一排细长的雕花拱形石栏杆。在这里的设计中,瓦雷里·勒·迪克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他在那些石栏杆上,塑造了一个由众多神魔精灵组成的虚幻世界,这些怪物面目神情怪异而冷峻,俯着脚下迷蒙的城市;还有一些精灵如鸟状,但又带着奇怪的翅膀;出现在教堂顶端的各个角落里。它们或在尖顶后面,或在栏杆边缘,若隐若现,它们这些石雕的小精灵们几百年来一直就这样静静地蹲在这里里,思索它们脚下那群巴黎城里的人们的命运。

左右两侧顶上的就是塔楼后来竣工,没有塔尖。其中一座塔楼悬挂着一口大钟,也就是《巴黎圣母院》一书中,卡西莫多敲打的那口大钟。主体部分平面呈十字形,向所有的哥特式建筑一样,两翼较短,中轴较长,中庭的上方有一个高达90米的尖塔。塔顶是一个细长的十字架,远望仿佛与天穹相接,据说,耶稣受刑时所用的十字架及其冠冕就在这个十字架下面的球内封存着。

终于近距离接触了巴黎圣母院你,轻轻抚摸外墙,只见它建造全部采用石材,主立面是世界上哥特式建筑中最美妙、最和谐的,水平与竖直的比例近乎黄金比1:0.618,立柱和装饰带把立面分为9块小的黄金比矩形,十分和谐匀称。后世的许多基督教堂都模仿了它的样子。

走进这座教堂里,四处可见虔诚的信徒双手交叉合拢抵住下巴,闭眼凝神虔诚的祈祷,更突显巴黎圣母院的庄重肃穆。仰望内饰,教堂无数的垂直线条自上而下,数十米高的拱顶在幽暗的光线下隐隐约约,闪闪烁烁,加上宗教的遐想,似乎上面就是天堂。

教堂内部极为朴素,严谨肃穆,几乎没有什么装饰。进入教堂的内部,无数的垂直线条引人仰望,数十米高的拱顶在幽暗的光线下隐隐约约,闪闪烁烁,加上宗教的遐想,似乎上面就是天堂。于是,教堂就成‘与上帝对话’的地方。它是欧洲建筑史上一个划时代的标志。

最让我惊叹的是巴黎圣母院的玫瑰花形圆窗,这扇巨型窗户建于13世纪,上面刻画了耶稣基督在童贞女的簇拥下行祝福礼的情形。其色彩之绚烂、玻璃镶嵌之细密,给人一种似乎一颗灿烂星星在闪烁的印象,它把五彩斑斓的光线射向室内的每一个角落。圆满的玫瑰窗闪烁着宁静幽紫的色彩,墙上窄窄的花窗透射光线,有一种如坠迷境的感觉。彩色玻璃窗是教堂最绚丽的色彩,也是圣经最形象的插图。

可不仅仅是装饰,这富丽堂皇的彩色玻璃刻画著一个个的圣经故事,以前的神职人员藉由这些图像来做传道之用。18世纪中期为了改善教堂内的采光,教会方面拆除了原本造于中世纪时的老式花窗玻璃,改为单一块玻璃面积较大但是图样较欠缺复杂华丽感的新式透明玻璃,仅有教堂西、北、南三面的玫瑰窗部分,保留了原始设计。

同行的人流连忘返在玫瑰花窗,我乐得享受独自一人片刻的宁静,于是登顶圣母院第三层楼,也就是雨果笔下的钟楼。教堂正厅顶部的南钟楼有一口重达13吨的大钟,敲击时钟声洪亮,全城可闻据说在这座钟铸造的材料中加入的金银均来自巴黎虔诚的女信徒的奉献。北侧钟楼则有一个387级的阶梯。

此时此刻,我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巴黎圣母院的钟楼,俯瞰巴黎如诗画般的美景,欣赏着塞纳河上来来往往的观光船,宁静美好和平呈现的眼前。可是,就在上周,就在去年,同样是在钟楼响彻的巴黎,同样是在宁静如水的尼斯,同样是在满目虔诚的教堂,可是宁静却被恐怖打破。接二连三的恐怖袭击击打着无数基督徒......

为什么ISIS如此残暴?

为什么古老的法国不再宁静?

为什么大刀频频举向无辜的基督徒?

巴黎圣母院啊,在这座经历了百年风雨的主的殿堂里,我们虔诚祈祷,求神给我们力量,求神带领我们得胜。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