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基督为中心的圣洁观

2018-04-12 07:49 浏览量: 516 作者: 巴刻 来源: 《活在圣灵中》
摘要:圣洁是以基督为中心的生活;圣洁就是以遵行神的话语作为表达爱的方式;圣洁就是在信心生活中不断经历洗礼所象征的。

圣灵其中一个重要的职事,就是帮助信徒达致圣洁。我们亦曾重温三个有关圣灵赐予我们圣洁恩赐的主要福音信仰观点,好让我们欣赏他们的优点,又同时将一些能销灭圣灵感动的意念清除。固然,上述的讨论一定未臻圆满。我没有从社会层面看圣洁——如何圣化人际关系;我也没有谈到如何操练良心去明辨神的旨意;亦没有尝试处理祷告生活的问题;这些都是很大的罅隙,我现时只能暂且把他们搁在一旁。再者,我没有将我的分析与我们的指导原则连上关系,这指导原则说明圣灵的主要新约职事,就是向我们、在我们里面,并藉着我们荣耀基督,又催使我们活在基督里,以他为我们的救主、我们的主、我们的神。

1.圣洁是以基督为中心的生活

  圣洁是作耶稣的门徒,听从他的话,遵行他的命令,爱他,尊崇他为我们的救主,以他为我们的主来取悦他、荣耀他,并且现在作好准备,预备将来有一天要见他,与他永远同在。奥古斯丁主义者深明此道,只是他们一向忙于与伯拉纠主义和亚米纽斯主义对抗,未有清楚把他表明出来。卫斯理主义也深明此理,查理·卫斯理尤其以无可比拟的神来之笔,撰写圣诗来歌颂这个真理。凯锡克信众亦通晓此道,他们经常强调「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来一二2),因而在凯锡克信念的实践上,能够避过他们其中一些神学理论可能带来的坏影响。正直爱主的基督徒,即使可能被我这些复杂的论述弄得气馁,也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就好像施洗约翰一样,宁愿自己衰微,却高兴看见他们的主兴旺,他们会说出如怀特菲讲述自己的话:「让怀特菲的名衰没,但愿基督得荣耀!」这种以耶稣为中心的表现,正是基督徒基本的圣洁样式,也是圣灵在他所有使人成圣的工作中领人走向的目标。最圣洁的基督徒并非那些最关心何谓圣洁的人,而是那些把他们的思想、心灵、目标、目的、爱心和盼望,都最完全地集中在我们主耶稣基督身上的人。对于这一点,我们肯定可以赞同,也应该赞同。

2.圣洁就是以遵行神的话语作为表达爱的方式

  圣洁源自在基督里认识那圣洁的神的爱。当圣洁的人注目加略山上的十字架时,他便深知道神以大能的爱爱他,于是他也尽力去爱神、爱邻舍,来回应神的爱。在我们所检讨的三个传统观点里,卫斯理主义者最热烈提出这一点;而奥古斯丁主义者,如奥古斯丁、伯尔纳和怀特菲,纵使他们在这一点上或许不如卫斯理主义者那么思想清晰和热情,然而透过他们的生命,这个精神已全然展露出来;至于凯锡克信念,由于他经常表现出一种宗教性的自我主义色彩,比其它两个观点更少着重这一点。可是,几乎没有任何一个福音信仰的基督徒会完全不会意圣洁的核心就是爱

  那么,该如何表达对神和对人的爱呢?答案是藉着遵守神的命令,及持守他向我们启示的人生理想——换句话说,就是遵行他在新约圣经里为基督徒阐释的律法。本着爱心去遵行律法,是达致圣洁的真正途径。但这往往是一些忠于圣经的基督徒不能充分掌握的真理。一方面,总有些基督徒这样宣称:若圣灵居住在你心里,你里面自然有很强烈的爱的动力,你无需研读圣经中神的律法,以求明白他的旨意,因为在任何环境中,你会自然而然知道圣灵想你做什么。另一方面,亦常常有一些基督徒非常热心遵行律法,以致他们的爱心枯干,变成酷似法利赛人多于基督徒。在我们讨论过的三个传统观点中,奥古斯丁主义者因着他们清晰地意识到地上国度的生活方式与在神国度里的生活大有分别,加上很热切地提倡全人基督化,最能够把圣经中神的标准和旨意清楚阐明,同时坚持爱的精神——连同对神的颂赞——是基督徒真正的动力。卫斯理奉献和博爱的伦理是高度个人主义的,但在其范畴内,他是合乎圣经和贯彻始终的。凯锡克信念往往倾向于假设你已经知道神的要求,而你唯一的问题是怎样寻求力量去遵从,而且正由于凯锡克对美善生命的异象是(一般来说)敬虔和否定世界的(虽不能说是漠视世界),我们不可能期望在这观念影响下的人会细心研究神的律法。但在基本原则上仍没有分别:这三个传统观点都认识到表达爱神和爱人的方法,就是遵行神的律法。

  可是,这三个传统观点中,也许没有一个充分强调耶稣基督就是道成肉身的律法,也赐给基督徒当守的律法——他的律法始自他在世上对门徒的教导,而以他从宝座上藉使徒记下的律法来结束。这是不争的事实,而圣灵的基要工作,是引领基督徒遵行耶稣的教训,并跟从他的榜样,从而承认及尊崇他这两方面的大能。一个世纪以前,福音派信徒由于自由派人士大谈神的父性,故此对这主题避而不谈;同样,多个世纪以来,罗马天主教一直强调仿效基督这个主题,似乎福音深信徒也因而避谈这个题目。但是,这种「让我们有所不同」的对抗原则,是绝少可以成就义的。事实上,圣灵呼召我们更努力去仿效基督,因为最真实的圣洁,是在品格和态度上与耶稣相似。对于这一点,我们也肯定可以赞同,且应该赞同。

3.圣洁就是在信心生活中不断经历洗礼所象征的

  与基督同死同复活

  基督徒的洗礼,不论是浸礼、倾水礼或洒水礼,都要经过在水之下,象征死亡,然后从「下面出来」,象征复活。而所象征的死亡和复活是指到肉身(将来)和灵性(现在)两方面的。灵性上的死亡和复活并不是在我们成为基督徒那一刻一次过成就的事情,而是不断经历「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林后四10)。因为这就是我们一生的模式。为了耶稣,我们付上舍己的爱,愿意顺服,忍受痛苦和损失,因而每一日都进入千千万万的死亡中,又藉着圣灵的职事,我们从这些死亡中出来,恒常不断重复经历与基督同复活的生命。

 

  耶稣,你是我一切:

  是我劳苦中的安息,是我痛苦中的安慰,

  是我破碎心灵的良药,

  是我争战中的平安,是我损失中的得着;

  在暴君的横眉下,你是我的微笑,

  是我在羞辱中的荣耀和冠冕。

  在匮乏中,你是我丰富的供应;

  你是我软弱中的大能,

  是我在束缚中的完全释放;

  在撒但最幽暗的时刻里,你是我的亮光;

  你是我愁苦中不能言喻的喜乐,

  是我死亡里的生命,是我地狱里的天堂。

 

  查理·卫斯理如此描述他的经验,我恐怕再没有写得更好的了。圣洁的生命是超然的,不单只因为圣灵在我们心内秘密动工,也藉着圣灵的工作,我们知道基督常常帮助我们。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圣洁的生命是在恒常、自觉和充满期待的信心下生活。圣灵激励我们仰望基督赐予我们所需的精神力量——温柔、怜悯、乐意分享和饶恕;忍耐、坚毅、贯彻始终;勇敢、公正、包容,以及能够保持和善亲切等。同时,在我们祈求过后,而且仍不断祈求的过程中,我们寻求活出这些美德,结果发现我们得若能力如此行。上述三个传统观点都宣告这个真理(纵然凯锡克信念所提倡的被动观念使他的教导变得含糊不清)。今天教会最大的需要,就是重新认识基督使人成圣的超然能力;亦惟有倚靠这能力,我们才可在这个伦理相对、道德伦亡的世代达致圣洁。故此,所有基督徒都被呼召去证明和宣告这能力,并且尽可能支取!对于这一点,我们所有人都肯定能够赞同。

  我愿意把本章结语,交给查理·卫斯理——那擅于描述基督徒经验的伟大诗人。他在这里完美无瑕地表达出那些正有圣灵在他们里面为他们成就圣洁的人的祷告心怀;若然其中—、两句意味着教义上的观念错误,我们应当告诉自己,诚如有时候需要为这些事情争论,有时候也需要让他们过去。请听听他的话,并且学习去分辨。

 

  耶稣,我的力量,我的盼望,

  在你跟前,我放下忧虑,

  存谦卑的信心仰望,

  知道你垂听我的祷告。

  让我在你面前等候,

  直至我能成就万事,

  让我盼望你创造的大能,

  盼望你的更新。

  求赐我敬畏的心,

  敏锐明辨的眼睛,

  罪恶临近时,懂得仰望你,

  好让我看见那试探者落荒而逃;

  求赐我装备好的灵,

  以谨慎作兵器,

  永远警醒,

  在祷告中守望。

  我渴求对你及你伟大的圣名,

  一份真正的崇敬,

  一个纯—、坚定的目标,

  利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珍惜而合宜他,

  看重你永恒的美德;

  纯然渴望人人都认识

  并称颂你的恩典。

  我安躺在你的话语上,

  深知你对我的应许;

  主,我的帮助和拯救,

  必定从你而来。

  但求你仍旧与我同在,

  也不容我信心失落,

  直至你引导我忍耐的灵

  进入你完全的爱中。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