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道尔和YouVersion

2018-06-01 07:26 浏览量: 385 作者: 刘新宪 来源: OC举目
摘要:英国改教家威廉‧丁道尔(William Tyndale)。500多年前,为将圣经翻译成现代英文版,他一生风云跌宕,如一部悲壮史诗。

由美国超大型教会Life Church开发的YouVersion,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读经软件,免费提供1134种语言的1588个圣经译本,在移动设备及个人计算机上均能使用。至2017年底止,全球下载数已跨越3亿次! YouVersion计划在2033年,让新约的多语种翻译完成度达到99%。也就是说,地球上99%的人都可以用他们的母语阅读圣经。

这是何等的喜讯啊!当我们这些已经习惯使用电子版圣经的基督徒为此欢欣鼓舞之时,也不该忘记历史上那些为翻译和传播圣经而献身的圣徒,特别是英国改教家威廉丁道尔(WilliamTyndale)。500多年前,为将圣经翻译成现代英文版,他一生风云跌宕,如一部悲壮史诗。我们现今有传播最广影响最深的英文版圣经,是上帝的恩典,也多亏了他。

一、丁道尔之前的圣经翻译

圣经中五旬节神迹的启示是跨越文化语言障碍,将真理传至地极。但在2000年的教会史中,圣经翻译的过程却是艰难曲折,令现代基督徒几乎无法想象。

旧约圣经是由希伯来文写成。70位学者在公元前3世纪左右,把希伯来文的旧约圣经翻译成古体希腊文,该版本亦被称为《七十士译本》。此后有不少圣经学者将圣经译成不同的拉丁文版本。耶柔米(Jerome)自382年开始修订当时的新约拉丁文本,并于390年,开始史上第一次把旧约直接从希伯来原文译成拉丁文(之前的拉丁文旧约都是由希腊文版转译)。全部工作于405年完成,这就是著名的《武加大译本》。然后,圣经翻译停止了近千年,其间教会一直以《武加大译本》为标准圣经。到了中世纪,只有神职人员或少数知识分子才懂拉丁文,而广大平信徒只能间接通过神职人员的宣讲来学习圣经,即使遇到违背圣经的教导也无从判别。

中世纪罗马教廷的统治黑暗而漫长,它严格禁止圣经的翻译。戴维丹纽尔说:“当时的教会永远不会允许将新约从希腊文翻译成英文,因为新约既没有七圣事也没有炼狱的教义,而这正是教会权力的两个主要来源。”

中世纪的英国改教先驱约翰威克里夫(c. 1330-1384)首先提出一切回归圣经,坚持以圣经为信仰生活的准则。1381年威克里夫开始把拉丁文圣经译成了古体英文,将反抗罗马教廷的利器交在同胞手里。教廷对他深恶痛绝,于1415年定他为异端、决议焚毁他一切著作,并于1428年将遗骸挖出焚烧并弃于河中。但是黑暗不可能永远遮挡光明。将圣经翻译成不同语言是上帝的意志,无人可阻挡。在此圣工上,必有圣徒相继而起。

二、丁道尔时期的其他圣经翻译

16世纪时,教皇和各地王室贵族的对抗、农民起义、东方土耳其人的进攻及罗马教廷的腐败终于使宗教改革如燎原之火在欧洲大陆迅猛地燃烧起来。宗教改革提出“五个唯独”——“唯独圣经、唯独信心、唯独恩典、唯独基督、唯独神的荣耀”。“唯独圣经”是一面最醒目的战旗,因为它意思清晰明确易懂。

1516年,伊拉斯莫在巴塞尔编辑并出版了新约近代希腊文本,这给马丁路德和丁道尔后来的新约圣经翻译带来极大帮助。1521年,著名改教家马丁路德为躲避教廷迫害,在同情他的贵族保护下,隐居瓦尔特堡。在那里,他把新约圣经由希腊文译成德文,并于15229月出版,一般称为《九月圣经》。它旋即成为世界上第一本畅销书。路德后来组织多位学者完成了旧约圣经的德文翻译,并于1534年出版了德文版的全本圣经。

1526年比利时安特卫普的印刷商雅格伯莱斯弗尔徳出版了荷兰文版圣经。1536此版圣经被教廷列为禁书而焚烧,他也于15451127日被处决。1530年,法国著名神学家和人文学家雅克勒菲弗戴塔普勒完成并出版法文版圣经。法文版圣经帮助了日内瓦改教运动。当著名改教家加尔文在1536年来到日后成为“国际宗教改革阵地”的日内瓦时,日内瓦人已通过无记名投票,决定“从此以后遵循福音的律法和上帝的圣言,废除教皇的一切权力。”

那时候的英国依然受辖于罗马教廷。根据英国在1401年颁布的《关于将异端分子处于火刑》法律,所有翻译、阅读、抄写、贩卖,或持有威克里夫英文版圣经的人都会被捕入狱或判处火刑。据记载,在英国曾有7位追随威克里夫的罗德拉派信徒于151944日被缚于火刑柱烧死,他们的罪名是把英文版的主祷文给了自己的家人。其中有一位女士本可得豁免,但差役在押她离开刑场时,无意间搜出了几段英文版圣经章节,随即也把她捆上火柱烧死。

三、丁道尔的新约圣经翻译

就在英国仍然被黑暗笼罩的时期,一位“一生只专注做一件事”的殉道者丁道尔,义无反顾地走进了“死亡禁区”。他将用自己的生命去完成一个伟大使命。丁道尔于1494年出生在英国格洛斯特。除了英语母语,他能流利使用法语、希腊语、希伯来语、德语、意大利语、拉丁语和西班牙语。15157月,不到21岁的他已获得牛津大学文学硕士的学位。之后他去剑桥大学继续学习语言和神学,并担任神学课程助教。

在剑桥期间,他结识了一批改教运动的同志。他们时常在当地的白马客栈聚会,讨论路德和宗教改革。在那里,丁道尔为自己确定了一生的使命,那就是将圣经翻译成通俗的英文版。他要让英国的普罗大众都可以用自己的母语阅读圣经,他要让农民不再需要支付几个便士,仅仅为了请神父用拉丁语念一小段圣经。

1521年,丁道尔离开剑桥回到了他的出生地格洛斯特。他在约翰沃尔什爵士家担任家庭教师,此外还为附近的教区和教堂服务。但很快地他的布道便激起了教会的愤怒,并被禁止再布道。在那里,丁道尔清楚地看到了很多神职人员对圣经轻视甚至无知。一次,丁道尔与一位博学的教士辩论,当谈到教皇的权柄时,那位教士说:“我们宁可要教皇的法律,也不要神的律法。”丁道尔尖锐答道:“我蔑视教皇和他的一切法律。神若允许我活下去,要不了几年,我会让一个扶犁的小伙子比你更懂圣经。”

丁道尔不愿再等了,他决定立刻开始着手翻译圣经。他首先请求伦敦主教的支持。根据当时的英国法律,只要获得主教许可,圣经翻译就不犯法。但丁道尔的请求被拒绝了。

15244月,丁道尔从伦敦前往德国,从此他未能再回到自己的祖国。在德国丁道尔开始了他的新约圣经翻译工作。1525年,丁道尔的英文版新约译竣。当印刷工作在科隆刚开始时,印刷厂遭到当局突袭,以致半途而废。丁道尔只得带上排印稿,沿莱茵河而下到达荷兰的沃尔姆斯。1526年初,6千本丁道尔英文版新约圣经终于印刷出版了。这批圣经至今只有3本存世。

由于在当时的英国,持有英文圣经是非法的,人们开始把被禁的新约拆散,藏在酒桶、油桶或布匹内挟带入英国。这些散本进入英国后再被装订成册,在黑市出售。

通俗英文版圣经的出现,就像穿透重重乌云洒落在英格兰大地的阳光。蒂莫西乔治充满激情地写道:“在这片土地上的黑暗角落,在这里,在那里,普通人秘密聚集在一起,来读丁道尔的新约圣经。想象一下吧!他们在这样的聚会中,第一次听见用英文读出圣经上的如下话语,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景:‘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神差祂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

教廷权力受到了巨大的挑战。国王亨利八世发布谕令禁止丁道尔的新约,伦敦主教则公开焚烧任何查获的版本。但熊熊燃烧的烈火并没有烧毁人民渴慕圣经的热情,反而使英国改教运动更加如火如荼。

四、在烈火中腾飞的丁道尔

丁道尔的英文圣经源源不断沿莱茵河顺流而下,再从海路进入英国。主教用高价从市场上买下它们焚烧,但收购资金很快就回到丁道尔那里,用以印刷更多的英文新约。宗教改革的思想在英国迅速蔓延传播。

教廷和国王坐立不安,他们派出一批批鹰犬,去寻找藏匿在欧洲的丁道尔,企图将他绑架回英国。丁道尔小心翼翼,隐姓埋名四处躲藏,提防着英国特务突如其来的绑架,但他知道殉道的日子终将来临。1528年,他在自己的第一部主要神学作品《邪恶玛门的比喻》中写道:“有人或许会问,我为何要如此辛苦地去做这份工作呢?他们反正要把它付之一炬。我的答案是,他们焚烧圣经,在我意料之中。他们所能做的,是有朝一日连我也予以焚烧,假若我来日殉道是出乎神的美意,我也从心里顺服。

与此同时,他抓紧时间修订英文版新约圣经,并着手旧约圣经的英文翻译。他的工作进展迅速,似乎曙光就在不远的前方。可惜丁道尔没能完成全部的旧约圣经翻译便被捕了。一个被重金收买的奸细在安特卫普找到了丁道尔。1535521日,在夜幕下,丁道尔被绑架到布鲁塞尔近郊的菲尔福特城堡。

丁道尔在牢狱里经受了16个月的折磨之后,于1536106日被处死。一位教士几天后如此写道:“囚犯被带进来了,他还可以作最后的申诉,只要他愿意放弃自己的信仰。丁道尔毫不动摇,……他嘴唇颤动著作了临终祷告,慷慨激昂的祷告声在刑场回荡,‘主啊,请开启英王的眼睛!’刽子手从柱子后面用力将绞索绳下拽,……丁道尔被勒死了……躯体坠入炽热的熊熊烈火中。”

五、丁道尔殉道后

丁道尔死了,但是英文圣经的翻译和传播已不可能停下了。丁道尔的朋友迈尔斯科弗代尔将丁道尔尚剩不多的未译旧约圣经章节翻译成了英文,并于1535年在欧洲大陆出版了历史上第一本完整英文版圣经。

1537年,约翰罗杰斯把丁道尔和科弗代尔的译本合并,出版了历史上第一本自原文翻译的完整英文版圣经。1539年,罗杰斯版本成了托马斯克兰夫大主教监督印行的大圣经版本。在亨利八世的命令下,这版圣经被放在每一个教堂内,任何想要读的人都可以自由地去读,而这正是丁道尔临终时所祷告的。

1611年,钦定版圣经(King JamesVersion)出版,其中有90%采用了丁道尔的译本。

1952年,英文圣经修订标准版(RSV版本)出版,其中有75%采用了丁道尔的译本。

丁道尔生前没有像路德一样获得同情教改之贵族的保护,教皇和英王的鹰犬一直像影子一样跟随他。他颠沛流离、四处躲藏、居无定所、终身未娶、没有家人、也没有神学博士头衔。他被囚大牢,最后被残忍处死,从某种角度上说,他似乎更像使徒保罗。

500多年过去了,岁月的流逝并未让人们忘记他。人们将他的故事写入不同版本的图书和史册中。1988年,近代神学家蒂莫西乔治在他著名的《改教家的神学思想》修订本中,自路德、兹温利、加尔文、西门之后,把丁道尔列为第五位历史上最著名的改教家。2002年,丁道尔被公认为英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100位人物之一。(45)

倘若丁道尔今日有知,他或许不会为这些认可而特别激动;但是,他一定会为世人可用YouVersion上的一千多种不同母语阅读圣经而无比欣慰。蒙神恩典,英文版圣经至今依然是全世界排名第一的畅销书。五旬节的彩云彰显了妙不可言的神迹,而丁道尔是一位用生命采撷了一片彩云给予人间的天使。他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间,并且是每一个基督徒应学习的榜样——为了主,完全无我地奉献自己。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