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事主的秘诀

2016-06-03 08:39 浏览量: 1199 作者: drin 来源:
摘要:荣教士多年操练这住在主里的生活,她常提醒我们:每天最重要的服事就是保持主的同在(住在主里)。她一向不问我们同工:教会有多少人?但我们大概都被问过:有没有住在主里面?这是她

荣教士多年操练这住在主里的生活,她常提醒我们:每天最重要的服事就是保持主的同在(住在主里)。她一向不问我们同工:教会有多少人?但我们大概都被问过:有没有住在主里面?这是她最关心的。只是有一次她听见新竹教会有增长,遇见我时,就开玩笑说:有没有一千人? 

这篇《服事主的秘诀》是综合荣耀秀教士与罗炳森师母多次讲道中题及服事主的秘诀,十分宝贵,是经验,是生命。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作我的见证。」(徒一:8)

「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在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路廿四:49)

服事应该倚靠主,我劝弟兄姐妹,特别是年轻人,如果有一天你觉得枯干,我劝你停在那里,不要讲话,不要作见证,也不要服事,直到你里面再有活水涌流。如果有那一次聚会我没有遇见主,里面没有活水的江河,我一定要告诉弟兄姐妹:「对不起,我失败了,我失去主的同在了。」我不敢讲话、不敢服事。除非我们与主同在,否则所作一切都属徒然,离了祂我们就不能作什么。这就是约翰福音十五章所说的:我们是枝子,祂是葡萄树,我们必须住在祂里面,祂也住在我们里面,下面才提到结果子。多么宝贵,也多么重要。 

主最不喜欢我们骄傲,如果我们开始觉得有办法,觉得自己已经很刚强,所以不再需要多多祷告、常常花时间等候主,一定很快要失败。所以为了服事,我们必须操练与主同在,小心地倚靠主来度日。所有的基督徒,当他们在经历上进深到某一个程度时,一定要开始运用他们所已经得到的福份;借著作见证或一些简单的属灵服事,把祝福带给别人,否则他们会开始退步。

一个人若不运用自己已经有的装备,在属灵的服事上忠心,如同在其他事上一般,则这个人会停滞不进。要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耶稣而做,然而不应该因着杂务在身,而剥夺你在其他方面服事的权利,也疏忽了自己在属灵一方面的发展,以致你周围的人,无法借着神所定规给你的服事而受益。

主并没有要求你讲道或做教导的工作,然而你应该做目前你力所能及的属灵服事。我们不是需要有人作见证吗?我们不是需要那些很忠心、关心各样事工的人吗?你不是需要参加查经班等等吗?在恩典上已经长进到像你目前这种阶段的人,正需要对这类属灵的服事忠心,尽到自己的责任,如同你料理家事的态度一般。主不会用三级跳的方式制作一个传道人,一开始就要求一个人讲道,我们都需要从基层做起,从一些简单的服事开始做起,例如:毫不惧怕、毫不退缩地自动作见证,或者借一些简单的属灵服事吸取经验。

服事的呼召,不是只要过一种内在、奉献的生活而已,乃是为了要服事别人。如果你更清楚地看见这类属灵服事需要你,你必能发现许多小机会,可以做这类美妙的服事。服事主最要紧的就是谦卑,觉得自己不会作,需要倚靠主。在这方面保罗也是很好的榜样,他对以弗所教会的长老说:「你们知道我……在你们中间始终为人如何,服事主凡事谦卑……」(徒二十:17-19)他又向哥林多教会承认:「弟兄们,我从前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是战兢。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林前二:1-5)。这位大有学问的保罗定了主意,不知道别的!而且在哥林多传福音时又软弱、又惧怕、又什战兢!

弟兄姊妹,我们怎样呢?如果我们觉得会做,那么我们实在还是不会;如果我们觉得自己有办法,就实在没有办法了。最好我们像摩西(出四:1-17),或像耶利米(耶一:4-10)一样,他们觉得自己不会,盼望神选召别人,但神勉励他们。虽然像摩西因为太过分推辞,神有一点责备他,可是我们若有这种态度:「我不敢做,也不会做,最好主使用别人。」才会明白要战兢恐惧地倚靠主,不敢倚靠自己的智慧才干。

有一次我跟吴老牧师提到一位正要开始事奉的弟兄,吴老牧师问我:Can you tell him anything?「你能不能告诉他一些事?」──意思是「他听不听别人对他说的话?」他没有问到这位弟兄的知识、经验、才干等等,却只问他有否受教的耳朵。这是真的,要服事主的人若缺少受教的耳朵、缺少谦卑的态度,主一定不能大大使用他。

如果我们愿意作一个在主里服事的人,一定要很小心,每时刻住在祂里面。

「我照神所给我的恩,好像一个聪明的工头,立好了根基,有别人在上面建造,只是各人要谨慎怎样在上面建造。因为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此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若有人用金、银、宝石、草木、禾秸在这根基上建造,各人的工程必然显露,因为那日子要将他表明出来,有火发现,这火要试验各人的工程怎样。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赏赐;人的工程若被烧了,他就要受亏损,自己却要得救。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林前三:10-15)

中国东北有一位宣教士,她很热心服事,在人看来她所做的一切也都很好,可是神知道她虽然能干,但还没有被圣灵充满,她所做的多半是出于自己的聪明智慧。所以有一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有一只手伸出来剪掉她那非常漂亮的头发。她醒来后,主叫她明白头发是代表她的服事,虽然在人看来很漂亮,在神看来却没什么价值,因为都是出于人的意思。她很难过,就回国(欧洲)去,直到后来她被圣灵充满,也明白要住在基督里面(约十五章),才敢回到东北服事。以后她非常小心,免得再一次有自己的意思掺在服事里。

我们确信在这些广大而为人所忽视的禾田里,祂会安排某种方法,叫你为祂「拾穗」。不管你被安置在什么地方,就是要为祂做见证。每一个时刻腰里要束上带,灯也要点着。

你个人的呼召是那一种性质?或者说你是否单单爱讲道,爱在讲台上露露面?这就是你的呼召吗?或者你是渴望救灵魂,帮助人,带给他们祝福?你是否真正热切地要为软弱的人和退后的人忍耐地背负担子?是神的工作和神的百姓使你感兴趣,抑是你自己的发展?

把生命献给耶稣,不管工作是什么,也不管在任何情况底下,不要以为某些用手所做的事是有失尊严的。但是,如果你的生命充满了传道、代求、装备和个人工作,以至于你实在没有工夫尽你日常的职责,那么最好整个地投入事奉里。服事的真实训练,乃在乎每天过着不荒疏、完全奉献的单纯生活;不管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常常是为耶稣而做,每一点滴的娱乐(有时你有此权利),是为着祂也归向祂。这才是真实的事奉。

此外,必须有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没有一个神的孩子或基督徒是完全预备好可以出来服事的,除非他可以承担忙碌生活的压力,却仍然活在祷告里面、活在神里面,只有这样,他的祷告、生活和读经才算合格。

单张对主而言似乎是微不足道的事奉,但若发出去时,满怀信心期待祂来使用,有时候它的果效远胜于聚会所成就的。难道你不相信当这些单张放在车站时,会有一个合适的人在一个适当的时间里取得了合适的单张?人们可以直接来到基督面前,不一定借着礼拜堂,乃是照着祂所预定的方式和作法,单单来到基督面前。在这些单张发出去前,你不为它们祷告吗?而当它们发出去后,你是否不时地为它们举起你的心仰望神?你是否为它们负责,想要它们准时地发出,为耶稣结果子? 

对于一个带领聚会的人,有一点很要紧,我们日常生活都让主带领,聚会时圣灵才能继续带领。要在圣灵里服事主,须要出最大的代价,不能有一点随便。不能说今天我少祷告,也没有每时刻住在主里面,到聚会时,主还是一样要祝福,一样要来带领。不可能的!

在加拉太书里保罗说:「我小子啊,我为你们再受生产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们心里」(加四:19)。我们可以看见保罗是如何地为了主、为了教会,而背起十字架来跟随祂。这苦特别与服事有关,但这是圣灵的工作,除非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里面,否则没有人能这样爱教会、爱别人;除非圣灵充满我们,我们才会明白那说不出来的叹息的祷告。这样的祷告(罗八:26)舒服么?不舒服!可是需要有人肯这样被圣灵使用,神才能在教会里成全祂的旨意。

服事有各种不同的型态,神呼召一些人特别在祷告上服事祂──这是很要紧的服事,还有别的服事,比方作见证等。如果一个基督徒只顾自己追求主,魔鬼并不太在意,他在意的是整个教会被建造起来,他不喜欢我们成为对神有用处的人,所以要用各样方法来拦阻、破坏,其中一个方法就是叫人逃避十字架,按着自己的意思去服事。

「王的心因这下垂的发绺系住了。」(雅歌七:5)哦,这是多么宝贵的话!这位新妇在宝座面前、在神面前有力量,好像能管理王的心。在以赛亚书里也有这样的话:「至于我的众子,并我手的工作,你们可以求我命定。」(赛四十五:11)在这一节下方有小字说:「『求我命定』原文作『吩咐我』。」

当然我们不该随便吩咐神,可是当一个基督徒那样完全地与主联合,好像这位新妇一般,已经没有自己,完全与她的王联合,王的意思就是她的意思,而且她所说、所想的,也都是王的意思,所以到这地步王已经可以信托她──你喜欢我作什么,可以告诉我,可以吩咐我──「王的心因这下垂的发绺系住了。」这里可能特别提到我们的祷告在神面前有力量、有权柄,能为神成就大事。 

我们对圣灵的工作应该越来越敏感,能分辨什么是出于圣灵的,什么不是。比方在聚会里,能分辨什么服事是合适的,什么是不合适的。但是不是靠自己的聪明智慧,乃是越来越明白神的旨意,越来越认识主,在圣灵里的经验也越来越老练,才会有这分辨的能力。

弟兄姐妹,我们需要何等的谨慎、何等的小心啊!爱主的人看见神大大祝福他的工作时,会很快乐,却太容易忘记耶稣要我们,比要我们的工作更多。比方在路加福音第十章,主差遣七十位门徒出去服事,主赐给他们赶鬼、医病的能力,这是很好也很要紧的事,可是他们回来时那么欢喜,好像看见那些神迹比认识耶稣自己,更叫他们觉得兴奋,所以主提醒他们,他们错了。他们看见神荣耀的作为而高兴,是应该的,可是他们应该明白,看见耶稣自己乃是更要紧的。

相关文摘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