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玮文集

关注:0 粉丝:1
帐户设置 发表日志

耶稣渴望赐我们生命

亲爱的朋友,今天我们会藉着耶稣与一位死去的少女和一个患血漏的妇人之间的故事来思想耶稣是何等看重每一个人的生命,何等愿意为你,为我,为每一个罪人死在十字架上,何等愿意与我们每一个人发生生命与生命上的关系,来医治我们,使我们得着新生。

在《路加福音》8章40节那里 记载着,耶稣被众人迎接,他们都在等候他。有一个管会堂的,名叫睚鲁,来俯伏在耶稣脚前。大家都在看着,看他求的是什么事。他求耶稣到他家里去,因他有一 个独生女儿,约有十二岁,快要死了。我们常常觉得要向神求天国的事,求大事。但神却知道我们心中的软弱,神知道我们心中真实的感情,无论是这样一个管会堂 的人,还是一个非常有属灵能力的人,还是一个大牧师,他心中其实都有他最爱,心中都有他最牵挂。所以当管会堂的睚鲁来求耶稣去他的家里,仅仅是为了他的独 生女快要死了,耶稣就马上去了。众人也拥挤他。众人拥挤他不单单是因为关怀那少女的病,而是要去看神迹。他们也更要看耶稣如何对待那少女。

我看过一个故事,这个故事说有 一人在沙滩上走,当退潮的时候有很多小鱼就留在沙滩上,挣扎着将要死去。有很多小小的水坑,这些小鱼在里面,但很快太阳就会晒干这些水,沙子也会吸干这些 水。这时他走着走着,就看见一个小男孩把小水坑里的鱼用力的地抛回到大海里去。他就问那孩子,能把多少鱼抛回到大海中,因为这沙滩上有很多这样的小水坑和 坑里的小鱼,它们都会死的。但那男孩说:“我只是尽力地让这一条鱼活着。”

每当我回想这个故事的时候,我 就觉得自己就和那个大人一样,对于这个社会上很多的不公,对于这个社会上很多值得怜悯的人,或者需要帮助的人,我的心都因为觉得这样的人太多,而失去了那 种敏感和关爱。有时我在看电视的时候,看到有些故事让我非常感动,就想捐钱或伸出援手来帮助,但转念一想,这样的人很多;或者有的事让我很义愤,我也想站 出来为公义说一句话,但转念一想,这样的事很多。

然而,耶稣在那里,他的传道只 有三年半,在那个时代有很多病人有很多需要被医治的,而他最终要做的是拯救人的灵魂。他终要死在十字架上,不是为了那个时代,而是为了很多很多时代,为了 几千年为了所有人类的灵魂回归到神的面前,罪得赦免。但是他却没有忽略这一个管会堂的人——睚鲁的请求,没有忽略这一个管会堂的人他作为一个父亲心中的悲 哀和伤痛,没有忽略这样一个12岁的小女孩。

耶稣去的时候,众人都跟随他, 拥挤他,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情。耶稣本来是要去管会堂的人家里,让那个少女死而复活的这样的一个大神迹。他在去做这样一个大神迹的过程中,发生了这样一件 事,就是有一个女人来摸了他的衣裳。这个女人患了12年的血漏。血漏这种病,使她在过去的12年来在宗教礼仪上被定义为不洁净,这个宗教礼仪大家可以借着 《利未记》15章19节至30节看到,患了血漏,是不洁净的,所以她无法进入圣殿,无法来敬拜,无法让人不对她不另眼相看。所以这一个女人她来到耶稣的背 后,她没有敢到耶稣的面前,而是在他的背后,在人群中,悄悄地摸他的衣裳。血漏立刻就止住了!

这时候耶稣就说:“摸我的是 谁?”众人都说,没有,没有人摸你。而彼得和同行的人都说:“夫子,众人拥挤你,紧靠着你,你怎么还会问谁来摸我了呢?”当然大家都在簇拥,都在挤碰。所 以其实在彼得和众人的心中,医治是要耶稣专门地去医治一个人,然后按手在他身上或者等等,才能得医治。彼得他们都不像这个女人一样相信,若借着信,哪怕只 是摸着了耶稣的衣裳,这个信就使她和耶稣产生了关系,就能够得医治。耶稣的门徒就像我们今天作为一个基督徒或一个传道人也不见得有这样的信心。但耶稣却知 道,他说:“总有人摸我,因为我觉得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

哦,我常常在想,这个女人是悄 悄地摸耶稣,耶稣你为什么要在大庭广众说有能力从你里面出去,来让这女人被呈现在众人面前呢?就像我常常在心中与耶稣有一个交谈,有一些对话,耶稣在我身 上做一些事,但我却羞于在人前作见证,因为我羞于讲我的失败,也不那么肯定敢于在众人之前能够成为耶稣生命那个荣耀的见证,觉得自己没有荣耀,觉得自己的 污秽即便被洁净了,但是内心中的信心还是不够的,觉得那个污秽、那个错误即便是悔改了,还是在我身上。

但是耶稣却当着众人的面说:“总有人摸我,因我觉得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 那女人知道不能隐藏,就战战兢兢地来俯伏在耶稣脚前,把摸他的缘故和怎样立刻病得医治,血漏止住的事当着众人都说出来。耶稣对她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去吧!”

亲爱的弟兄姊妹,不知道你是否也和这个女人一样,或者你也是否和我一样,有的时候不敢站出来作见证,我们敢作见证的好像都是一些我们觉得非常符合我们自己的神学里面,或者让我们感觉是非常光荣的事情,我们常常敢来作见证的就是说,哎呀,我身上有根刺,但神使我得胜了。

我们想谈得胜的那一块,而不想 谈那根刺。我们作见证的时候,常常希望掠过我们的羞耻,掠过我们心中难于启齿的事情来讲神使我成为今天怎样的人,其实这样的心态是那个羞耻还没有完全从我 们身上出去。血漏在宗教礼仪中被定为不洁的病,已经因着耶稣基督的医治,但这一位的血漏的女子,她心中的那种不洁的感受,她心中被定罪的感受,她心中的残 缺和疾病却还没有完全出去。

因此,主才要我们来作见证,在 众人面前来宣布我曾经是个怎样的人,今天却是个怎样的人。如果我们没有信心相信我们曾经的羞耻已经远远地离开了我们,我们就不敢将这羞耻,将这已经过去的 羞耻来袒露在人面前。所以当我结合自己的人生,结合自己的心态来看这件事的时候,我觉得主让这个女人当众作见证,是给她一个完全的,不仅身体上,也是心灵 中彻底地洁净和医治。

当耶稣和这个血漏的女人正在说 话的时候,有人从管会堂的家里来,说:“你的女儿死了,不要劳动夫子。”可以想见这时候管会堂的睚鲁有多么沮丧,他甚至会不会埋怨这个女人耽误了耶稣的行 程和脚步,就像我们常常会埋怨有些人和事耽误了神给我们来祝福,神给我们的事工、给我们的教会来祝福,耽误了神来做大事,甚至我们有时候会有嫉妒的心,似 乎神的恩典是有限的,给了他就不能给我似的,使同工之间,使我们弟兄姊妹之间甚至有彼此嫉妒神给的恩赐,却没有想到这位神是无限的。所以,耶稣就对他说: “不要怕,只要信!你的女儿就必得救。”

耶稣到了他的家,除了彼得、约 翰、雅各和女儿的父母,不许别人同他进去。他不要让人来看这样的神迹,他心中所关爱的是这位躺在床上死去的少女。众人都为这女儿哀哭捶胸。耶稣说:“不要 哭!她不是死了,是睡着了。”他们晓得女儿已经死了,就嗤笑耶稣。耶稣并不在乎他们的嗤笑,耶稣并不去向他们说些道理,而是拉着她的手,呼叫说:“女儿, 起来吧!”于是那女子的灵魂便回来,她就立刻起来了,耶稣吩咐给她东西吃。她的父母惊奇得很。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当我们死在 各样的过犯之中的时候,甚至我们信了主以后我们却软弱在我们的绝望之中的时候,死在那种无法承担的自我定罪的时候,耶稣不在乎别人的嗤笑,不在乎众人所以 为的,他知道,当他走向你拉着你的手让你起来的时候,就像神吹一口气在枯骨之中一样,我们就重新起来,灵魂回到我们的里面,成为耶和华的大军。

这个故事——耶稣与这位死去的 少女,以及与这位血漏的妇人,甚至与这位少女的父亲睚鲁之间的关系是非常个人化的。他不是为了众人来行神迹,而是为了这一个!他不是为了众人而停下他的脚 步,而是为了这一个!他让这个女子出来作见证,难道是仅仅是因为要见证他的能力吗?我觉得不是。他让这个女子,让你,让我站在众人面前见证我们所得着的医 治,见证我们所得着的洁净,是为了我们心灵得自由。

亲 爱的阿爸天父,亲爱的主耶稣,你的救恩实在是为我这样一个罪人预备的,实在是为每一个罪人预备的,你所爱的是我们里面那一个在软弱中向你的呼求,那一个死 亡中对你的等待,你所渴望的是我们这样一个卑微的、污秽的人能够恢复那父子的关系,恢复那生命的关系。主啊,这样一种信仰并不是宗教的信仰,这样一种信仰 实在是我们个人与神能够面对面相连接,相联合,生命得着源源不断地供应,生命得着日日更新的信仰,愿你常常地对我们里面每一处的死亡说:“女儿,起来!” 愿你常常在众人面前呼唤我们出来为你作见证,呼唤我们真正地敢于面对自己的过去已经成为过去,每一天都是全新的人,愿你来医治我们的外面,也医治我们的里 面,愿你的救恩天天在我们的身上成为那不变的爱和力量。主,谢谢你!奉主耶稣基督名祷告。阿们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