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室之后》读后感

2018-08-10 07:15 浏览量: 331 作者: 章力生 来源: 作者文集
摘要:我们的生命,并不是在医生手里,完全乃由上帝掌管,而苦难临到我们,亦有主的美意。蔡女士的奇病,乃是主对她的殊恩,要藉此训练她的灵性,要大大的重用她,为他作美好有力的见证。

《暗室之后》出版以后,蒙神赐恩,不胫而走,各国译文,已十余种;中文译本,现已五版;英文原本,则由慕迪出版社出版。此书所以风行全球,据大布道家葛培理氏推荐此书时说,乃是因为“上帝的灵藉着此书说话。”而据本书著者亲口对余面称,则谓“此书乃是圣灵亲自的作品”。故其感力之深:自是不同凡响。余在七年以前,曾读此书;今夏访问蔡姊妹之后,特再重读;温故知新,感悟益深;爰撰此文,以饷国人。

蔡女士出身名门望族,她的父亲,曾任江苏的封疆大臣,显赫一时。但这并非依靠上祖的余荫,因为他的祖父游宦广东,很早即殁于任所;据其父自述,自幼伶仃孤苦,努力挣扎,读书则请不起先生,买不起书籍;要经过严暑烈日,风雨霜雪,往数里外向亲友借书。白天须劳力做工,糊口养家,只有在晚上疲乏的时候,在微弱暗淡的小油灯旁,埋头苦读,并且因为书是向人借来的,还要赶着抄写;天寒手冻,执笔为艰;夜深饥饿,就从饭篮里抓些冷饭充饥。(见原书第一章)如此发奋苦学,始得脱颖而出,飞黄腾达,成为一时的权贵。他们南京的住宅,乃是仿照北京的颐和园造的;他们的厨房,有十五个厨师,另外还有一位总办。蔡氏兄弟姊妹,自幼各人有两个仆从,终日随侍看顾;正是养尊处优,享尽荣华富贵的福乐。

但是一个家庭,苟不敬畏上帝,信奉基督,一切荣华富贵,仅是镜花水月,不能永保真正的平安喜乐。而正相反的,“贪财是万恶之根”(提前六10)蔡家的荣华富贵,只是养成了他们子孙的骄奢淫逸,制造了家庭的烦恼愁苦。这些惨痛的经验,使蔡女士深深体会到虚浮的荣华,乃是痛苦的根源。她的姐姐,都是嫁给有财有势的名门望族,却都常常带着眼泪回家;她的三哥,虽娶了满清名臣李鸿章的孙女为妻室,竟作了最凶恶的流氓和盗匪!(见第五章)蔡女士亦终日闷闷不乐,没有平安;无论其父母如何宠爱,教她看戏打牌,甚至饮酒作乐,都不能使她得到安慰。(第六章)因此常怀厌世之心,并想出家修行,到邻近庵里,去作尼姑。(第五章)。

  但是,蔡女士皈依基督之后,生命便有奇妙的改变。以往的荣华,转眼成空,且变愁苦;而她在主的里面,却能从患难中得到平安,从苦痛中得到快乐。当她最初皈主之时,她的母亲,放声大哭;她的兄姐,则冷嘲热骂,无端奚落,百般侮辱。她虽备受逼迫,却能逆来顺受,不加争辩;只是藏在主内,一心祈祷,非但毫无烦怨恨,而且充满喜乐平安。于是主在异象中向她显现,使她看到头戴荆棘冠冕,手有钉痕,为我们的罪孽,代死十字架的救主;(第七章)使她效法基督,跟随她的脚踪,甘心乐意,忍受苦难,为主见证。(参看彼前二18-24)后来她果然患了一种诸医束手,百药罔效的奇病,陷在严重的试炼痛苦之中。(第十五章)继以中日之战,流亡上海;她的谊母李曼女士,又被囚在日本人的集中营,她只身住在上海黄家沙花园一间旧屋的阁楼上,身边既无亲人,又无仆役,饮食起居,无人照料,常常吃些饼干咸菜;而且转辗床褥,不能稍见天日,不能自由行动;她只得学习在地上爬动。(第二十章)此种狼狈凄惨的情况,倘使和以往在南京住在颐和园式的高贵的府第之内,仆从随侍,养尊处优的生活,互相对比,照常人之情,当不禁唏嘘叹息,有不堪回首之感;但她却学会了一个秘诀,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而且靠主大大的喜乐。(腓四10-12)主亦常在她祷告中,安慰她说:藏在我里面,我带你过去(第二十章;参看诗篇二十三4)。

  自一九三O年起,蔡女士一直是在病痛黑暗中度日。当病发之初,房屋转动,好像天翻地覆,日光刺目,烈如利刃;周身火烧,虽在严冬,热如炎暑;指裂见骨,痛入心脏。据中外专家诊断的结果,认为三天之内,必定要死;家人亲友,都为她准备棺木,和一切后事,只有她的谊母李曼女士,一心祈祷,没有绝望。(第十五章)此时主又让她看到一个异象,有一顶美丽的冠冕,向天堂上升;又听到悦耳的歌声,她以为这必是欢迎她归回天家。但是主在一个声音里晓谕她说:不是,不是欢迎,乃是训练!(同上)所以,蔡女士不但过了“三天”的寿延,而且已经过了三十多年;她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于此可见,我们的生命,并不是在医生手里,完全乃由上帝掌管,而苦难临到我们,亦有主的美意。蔡女士的奇病,乃是主对她的殊恩,要藉此训练她的灵性,要大大的重用她,为他作美好有力的见证。一般亲友,不明此理,不认识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神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以赛亚五十五8-9),常常以同情的态度去慰问她,以为她在暗室中非常孤单痛苦;但是蔡女士总是告诉他们她并不孤单,说:主是我永久的伴侣,真正的恩友;我是暗室之后,他是我光明之主。(十五章)她深切相信,而且的确看见,在黑云之上,仍有日光照耀。(十九章)神的光,从未离开她,而且时常照耀她,引导她。当她离开上海之先,主曾确确切切给她指示,曾在三个晚上明明白白的继续对她说:女儿,你的忠贞救了你,到平安之地去吧!(二十二章)更奇妙的,神引导蔡女士去的地方,其地名乃为宾州的“乐园”(或称“天堂”),真是名符其实,不可思议!

  在这里,我们当认识一个重要的道理,真正“平安”的前提,乃是我们对主的“忠贞”。现在世界动乱,人心惶惶;异端邪说,迷惑世人,甚至圣徒的爱心,也渐渐冷淡;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但主晓谕我们:“唯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马太福音二十四3-14;参看提前四1;提后四3-4)我们生在这邪恶悖谬,动荡不安的世代,当从蔡女士身上,认真学习“忍耐”的工夫;并愿神大大重用蔡女士的见证,使我们从她的坚苦忍耐中,切实学到“忠贞”的功课!

  蔡女士的忍耐忠心,乃是她见证有力的主因。当她起初皈主之时,不但备遭她兄姐的冷嘲热骂,百般侮辱;而且她的婢仆侍女,也竟对她窃议冷视;甚至许多小孩子见了她也躲避远离,当可想见其处境之孤单痛苦。但她却默不出声,一心祈祷;并且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喜乐。她的八哥,即因此惊奇,深受感动,从而皈主。其次,她几十年的长期病痛,实非常人所能忍受;但她仍坚定持守,不怨不疑,信靠顺服,深信主必给她安慰,赐她平安。当她形影不离的唯一亲人,谊母李曼女士,被解送入集中营的时候,她仍能处之泰然,安祥如常;因此大大感动一位信仰佛教的林夫人(前清名臣林则徐的孙女),使她悔改,皈依救主。(第十章)最后连起初攻击最烈,撕破圣经,拒绝福音,敌对基督的六哥,也终于大为感动,忽然自动召集家人,在阖家惊疑,不知所措之中,当众宣称:“我对你们有一个宣告,就是我多次看见七妹,她如何忍受她的痛苦,现在我可以看出有种力量在支持她,这力量仅能解释是从神那里来的;所以我决定相信神是一定有的;我读了圣经,也清楚知道我是个罪人。故我已接受基督做我的救主,求她赦免我的罪。从今以后,我愿永远跟随他。”结果,蔡家大小五十五人,都悔改归主,做了神的儿女。(第二十一章)这种奇妙见证的力量,决非口舌颂主,心却离主,(参马太十五8)徒具敬虔的外貌,而无敬虔的实意(提后三5)的传道人所能幸致;实乃她多年忍耐忠贞,顺从圣灵所结的果子。

  我们从蔡女士的见证中,在许多地方,又看到真神的大能,足以胜过魔鬼的作为。第一个神迹,是她母亲的戒烟。这和著名的席胜魔戒烟故事,可以先后辉映(查席胜魔的传记,已由内地会印有专书,在伦敦出版。)

  当革命以后,我国政府,禁止人民吸食鸦片;蔡母怕犯国法,亟想戒烟,但却无有效办法,精神肉体皆极痛苦。蔡女士每晚为她祷告,有一天晚上,其母见到一个异象,就是耶稣站在她的面前,将他荣耀之光,遮蔽着她。这乃是她母亲得胜的奥秘,旋即把她多年的烟瘾,顺利的解除;并且归依救主,成为新人,充满喜乐,忠心事主,判若两人;蔡家百余年来所拜的偶像,从此遂被粉碎。(第八章)第二个神迹,乃是医治她表妹的疯狂。有一个夏天,她的表妹忽然发了疯,十几天拒绝饮食,而到水沟里去找小虫吃,因此被家人用铁链绑起来,但是邪灵在她身上竟能把铁链挣断,脸上显出狰狞可怕的怪相,散发披头,在酷暑的时候,穿了严冬的棉袄棉鞋,她看到蔡女士,即不停地喊叫:七姐的耶稣救我……蔡女士乃当众人面前,奉主耶稣的圣名赶鬼,她便立刻扑倒,那力能挣开铁链的邪灵,就立刻离开了她,她从此便听话,恢复原状,后来还进了圣经学校!(第八章)第三个神迹,乃是她六姐的长子,永健的得救,她本是生长在仕宦世家,只因其父早年谢世,缺乏管教,竟变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流氓和盗匪,卒至被捕入狱。后来佯称悔改,请蔡女士保其出狱;谁知出狱以后,并未悔改,双目凶狠,怒气逼人,在房间里贴上许多标语:死母亲,死经理,杀弟弟……把门房踢成碎片。他的老奶妈为之痛心疾首,认为一生一世从未见过这种凶恶的流氓,如果能够悔改,她全村的人,都要相信耶稣。但蔡女士却并不沮丧,只是一心祈祷,竟能藉着主的大能,命令他抄写福音单张;以后便回心转意,并且开始学写短文,送报发表。过了两年,便考进大学,从懒惰变为勤学,挥霍变为俭约,粗鲁变为安静。……最后流泪向母亲认罪,并接受主耶稣基督做他的救主。(第十四章)

  从蔡家的背景,可以反映出中国家庭社会的黑暗与罪恶;而且那些困难的问题,都非政治或教育的力量所能解救。基督教并非抽象的哲学理论,亦非空洞的伦理体系,而乃为活泼常存的“生命之道”。基督耶稣,不仅是个人灵魂得救重生的恩主,而且亦是社会国家改造复兴的生力。从教会的历史来看,斯干的那维亚半岛诸国,在未信奉圣道之前,迷信邪神,每年须杀九十九人,献为活祭。且人民嗜杀好战,憎恶和平,以流血为荣,忍耐为耻,视仇恨为美德,仁恕为罪恶。淫乱成风,廉耻扫地,人沦禽兽,无恶不作。复查英国十八世纪,政治腐败,社会黑暗,民德堕落,在当时欧洲乃为一最无希望之国家;但自卫斯理宗教复兴运动以后,英国政治修明,得免革命流血之惨祸,而其政治社会,科学文化,国民道德,均呈突飞猛进之象,即或不信基督的唯理主义的史家,亦均承认之史实。(参看拙著原道,一三六至一三七页)主耶稣基督降世,上帝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约翰壹书三8)魔鬼虽遍地游行,想吞噬世人;(彼得前书五8)但是我们可以放心,因为我们的救主,已经战胜世界,(约翰福音十六33“凡从上帝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约翰壹书五4-5我们看到神在一个弱女子——蔡女士的身上所彰显出来的不可思议的胜魔大能,当益坚固我们对他的信心。

复次,《暗室之后》的主角,虽是蔡女士,但是还有一位重要人物,我们不可忽略的,乃是五十余年来和她同走天路,她的谊母李曼玛丽女士。李曼女士的父亲李曼查理赴华开荒布道,初抵南京,因为当时国人闭关自守,不与外人往还,他租不到住所,只好睡在他人檐下,后来其母在南京创办一间女学校,最初招生,几个月都无人报名;后来有了一个学生,又不肯读书,第二个学生,则为学校门房的女儿。但基督徒不看环境,只是仰望基督,后来到了李曼女士时代,竟有一千六百余名的学生;蔡女士即为其中之一。(第四章)李曼女士给蔡女士最初的印象,便是态度安祥,声音温和,心中充满了平安,里面有光和沉静的力量。(第六章)这是传道人首应学习的属灵功课。诚于中则形于外;慎勿令人一见,便拒人于千里之外。她真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拉太五22-23满有基督的荣形李曼女士,不仅有温和的性情,且复有坚强的信心。

蔡女士得病以后,中西名医,完全束手;(详见上文)只有李曼女士,信心不移,从未绝望;恒切祈祷,日夜看顾,数十年如一日。更难得可贵的,李曼虽系一弱女,却能临危不惧,从容应变。当一九四三年,她被囚于集中营之前,在大难临头,百务待理,万事压心的情况中,招待接见源源不绝往访的宾客,从未一次向人表示她是太忙或是太累。临行之时,情态安祥,面呈笑容,使上文所提到的那位信佛的林夫人非常惊奇的说:“没有哭叫的,没有晕倒的,仅仅一点微笑和一个祷告,她就这样到监牢。我实在一生一世,从未见过这种情形。什么宗教有这样的力量,能够使她在这种环境中有笑容。结果使林夫人归依了基督。(二十章)她在集中营受尽磨难,消瘦了四十磅,缩短了五英寸;而且背脊受伤,随时有拆断之虞。(二十章)但李曼女士出营以后,竟不顾惜她自己以往所受的痛苦,她虽余伤未痊,十分虚弱;但竟舍己为人,仍复忍受劳苦,一面留心看顾蔡女士,一面还孜孜不倦,从事编印“注音符号的新旧约圣经”。此乃对于我国福音传扬,教育普及,有极大贡献的百世之功!诚如蔡女士说:她安安静静应付一切困难,解决一切难题,完成一切事工;她的爱心,和铁一般的意志,帮助我行过死荫的幽谷!(二十章)

  蔡女士在此书的结论中说:我确实在患难中找到了平安,在痛苦中得到了喜乐,在黑暗中得到了亮光。(二十二章)著名布道家葛培理氏在推荐此书时说:在苦难的洪炉中,蔡女士发现了锻炼心灵的秘诀,在病痛的暗室中找到了世界的真光。这正足以证明在基督里的信心,实足战胜人生途中任何不测的变化,一切不利的环境,而疾病的打击,逼迫的痛苦,以及一切社会的病态,都要在基督无比的权能之前,望风而靡;好像黑暗在光天化日之下,完全消逝。尤足证明,基督耶稣实在力足拯救一个伟大苦难的民族。现在陷于莫大痛苦和黑暗里的中国民族,如能有蔡女士那样伟大热烈的信心,也能和她一样在黑暗中找到唯一的亮光与希望!(见本书卷首葛氏弁言)

  主耶稣是“世界之光”;(约翰福音八12)“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启示录十九16)主耶稣亲自宣称:“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翰十六33)使徒约翰说:”凡从上帝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胜过世界的是谁呢?不是那信耶稣是上帝儿子的吗?“(约翰壹书五4-5)亲爱的读者,你已经重生在神的国度里没有?你已经信耶稣基督作你的救主没有?你已经得到了这一个战胜苦难,战胜黑暗,战胜世界的力量没有?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