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带领我们的准则

2019-04-16 07:50 浏览量: 352 作者: 傅格森 来源: 《怎样认识神的旨意》
摘要:主耶稣的命令中仍然包含着一个原则,就是他必须是一切的主宰,否则他便不是我们的主。他对那青年长官所说的一番话,只是这原则的特别应用,显示这年轻人未有真正回应他心中这一原则(参太第十九章:十六至三十节)。

神怎样向我们显明他的旨意呢?基本上他是教导我们有关他自己和我们跟他的关系。加尔文在《基督徒要义》的开头,便将这一点完完全全的表达出来:“我们拥有的大部份的智慧,就是真正的、完备的智慧,可分为两部份——有关神和有关我们自己的知识。”

圣经中的生活原则

当我们慢慢地认识神的性格和他对待人的方式时,我们便越发发现他的智慧——就是对他的旨意实际的知识,及付诸实行的方法。圣经基本上用以下三种方法,为我们提供这种知识:

(一)神直接向我们颁下命令和禁令,我们自然会想到十诫。十诫中某些原则不论在何时何地都管制着我们的生命。由于这些命令是神最初对人的旨意,所以这些命令在神国的各个阶段中,都一直发挥其作用。这些命令的某些作用,只适用于摩西律法的时代,但是这些律法和原则却是永恒的。此外还有其他的命令,在新约每一卷书信中,都有使徒的命令。当我们说我们相信使徒的教会,其中一个意思是我们仍在使徒的权力之下。今日仍有使徒的存在——他们是在得胜的教会之中——但是他们继续在圣经的话语和他们给我们的命令中,执行神所委派给他们的使命。此外还有主耶稣的命令;他对于神话语的实际应用方面,例如在登山宝训之中。整本圣经都充满了清楚明确的带领,帮助我们过荣耀神的生活。

(二)由圣经中归纳出来的原则。例如以为要成为基督徒就一定要像主吩咐的那青年人一样,变卖我们所有的将所得的分给穷人,便是错误的。但是主耶稣的命令中仍然包含着一个原则,就是他必须是一切的主宰,否则他便不是我们的主。他对那青年长官所说的一番话,只是这原则的特别应用,显示这年轻人未有真正回应他心中这一原则(参太第十九章:十六至三十节)。

(三)事例的说明,显示神对待人的这些一般性原则,怎样在个人的经历和实际上实施出来的传记式的记录。这些记录是用第三身,但是有时候(在诗篇及其他地方)却是尖锐地以第一身的身份出现,指示神对待人的方法,又训示有关神对我们的要求,他为我们所作的,并藉着我们所成就的事。

学习应用圣经原则

然则主怎样在一般情况下,透过圣经的规条带领我们呢?当我们最初成为基督徒的时候,神似乎把我们抱在怀中慢慢引导我们(赛40:11),我们仍未懂得分辨是非黑白,衡量轻重。我们只知道随遇而安,我们是孩童,只是慢慢地开始认识神的旨意究竟是什么。

但是当我们开始长大时,天父便让我们自己自立,开始独立地行走(当然并无独立的精神),我们发觉须要作出选择;并将神的话语应用于自己的境况当中。因此我们最大的需要,是对神话语的智慧更为熟识和敏感。神的奇妙是他不会改变,他的话语是可靠的,他不会改变主意。我们从圣经中认识他、他处事的方法和命令之后,我们可以深信这些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我们认识神向我们启示的一切后,才学会认识他的心。

我们对他的爱增长后,我们学会对他怎样思想我们的境况有敏感的反应。当我们长得越来越像他的时候,我们会发觉基督的担子在我们的肩膀上是舒适的,我们内心产生了一种本能,使我们能明白神在我们生命中的旨意。约翰·牛顿很贴切地表达出这意思:“但是我们应当怎样盼望神的带领呢?在一般情况下,他在答允祷告中带领和指引他的百姓时,将圣灵的亮光赐给他们,使他们能明白和喜爱圣经。我们不应将圣经用作抽奖卷,也不应只是从中获得零零碎碎的教训,若将圣经断章取义,亦会失去一定的含意;但是圣经是要向我们提供公正的原则、正确的理解去调节我们的判断和爱,从而影响和指引我们的行为。”

以圣经原则为基准

有人可能反对这样做,以为是把神规限于书本之中,使我们不能直接接触他和得知他在我们身上的旨意。当然如果我们不是真正倚靠圣灵的工作,带领我们明白圣经的真义,这是可能发生的。但是滥用真正的原则,并不能真正成为反对它的原因,这原则本身必须能得到确定。这不是说我们需要超自然的帮助去明白神的旨意,相反地这正是获得确定的事情!但是我们所需超自然力量去做的,是明白和运用我们生命唯一的规条,我们唯一得到有关神的知识和他的旨意的来源——圣经。

这不是否定了许多基督徒在神带领他们的路上所发现的很多玄妙的因素吗?实际不一定是这样的。有几样事情是我们应该注意的。

神带领我们的方法有很多地方是很玄妙的,对神来说是简单的事,对我们来说往往是模糊不清的。但是神呼召我们,不是要将玄妙的、异常的、不能解释的事物成为我们生命的规条,他是要将他的话语成为我们的规条。此外我们应当注意,这些我们藉以开始感觉和明白神在我们身上的旨意的经验,往往跟神的话是我们活生生和活跃的领导者的信念,是完全吻合的。圣经能够刺入我们的魂与灵(来4:12-13)。我们发觉神甚至将他的话语深入地运用在我们整个生命之中,使我们甚至在潜意识的思想中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

使徒行传第十六章六至十节有一个鲜明的例子——藉着环境或由于不明的原因,神的灵禁止使徒保罗和他的同伴完成他们自己的计划,跟着有一天晚上,使徒保罗看见一个异象,一个马其顿人恳求他到马其顿去,这几个宣教士怎么办呢?他们“随即想要往马其顿去”(徒1610)。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呢?因为他们得到的结论是神呼召他们。路加所用的动词很有趣,意思是将两件东西排列在一起,以便得到一个结论。这些人所作的,不是纯粹服从那异象,因为他们知道任何异象都不能成为行为的规则,他们将这异象和他们对神的所有的认识和神在他们的境遇中一直所作的,放在一起考虑和思想,然后得到以下的结论——前往马其顿是与神以前给他们有关他目前对他们的旨意的亮光,是完全一致的,因此他们对这异象作了反应。这不是因为这是一个异象,而是因为当他们把这异象跟他们对神的认识放在一起时,所得到的结论。这种事先已有的知识,是旧约圣经和使徒教训的综合体,我们亦有这样的合并,这是可以在圣经中找到的。

由于这是神带领我们的基本方法,研读神的话语显然尚有其他多种原则,这里提出三种。

心存忍耐与坚持

首先,神的带领须要我们有耐心,因为神的带领通常不是直接的确据及启示,而是他的大能掌管我们生命中的情况,并以他的话为我们的规条。因此神展示他的目的是需要时间的,而有时要很长的时间。雅各就这问题曾提出很有启发性的意见,他告诉我们约伯在困境中怎样表现出忍耐和坚持。雅各拿约伯的观点和他的读者的观点比较,约伯不知道神最终的目的,但是千百年后的读者却知道,因为他们“知道主给他的结局。”(雅5:10-11

这种对比显出了我们时常遇到的困难,我们不知道主到头来会怎样做。有时候我们以为已经知道他在我们生命的目的,但结果发现我们就像一些攀山者一般,以为下一个就是最高的山峰,但是当抵达时,却发现在神的旨意中,仍有更高的山峰要征服。

有时候我觉得行在神所赐的亮光之中确实是一种考验,我们会发觉所有的事物都在手中破碎,然后跟着的一段日子,我们充满了怀疑,对自己的幻灭,也许带有一点怨恨,就像诗人有时所记载的。然后经过一段长时间之后,我们可能开始看到拼图游戏的各小块碎片,怎样可以完完整整的连合起来,我们可以说:“到如今耶和华都帮助我们。”(撒上7:12)我们何等需要忍耐,但是我们往往是十分缺乏耐性。

反复思考与衡量

第二方面,我们必须知道在我们的思想中怎样去洞悉神的旨意。反复思想怎样去洞悉神的旨意,是一个很难能可贵的练习。在提到神的带领时,你是否用“洞悉神的旨意”来形容呢?或者你是否会说:“我感觉到我被带领这样做?”带领(就是认识神在我们生命中的旨意);是一件属于思想远远超过感觉的事情。我们“不要作糊涂人”(实际的字义是“没有头脑”),保罗说,“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弗5:17)。当然这是属灵的事,但这不单止是属灵的敏感性,亦是认知上的事情。

诗篇一一九篇第六十六节教导我们这样祷告:“求你将精明和知识赐给我,因我信了你的命令。”这正是我们所需要学习的平衡。诗人用‘taam’这个字,意思是“尝尝”,他要求能真正地明了对神的话和有意义地运用在他的生命之中,以致他在有需要时,能够明确地指出神要他走的方向。这不是单从经验得来的,而是靠着研读神的话语(在那里我们学到他的旨意的大原则)、一个顺服圣经的主的心,及那光照圣经和带领我们真正将圣经的原则运用在我们自己的情况的圣灵。

这样做的一个结果,是我们对神的旨意越来越有辨别的能力,我们不再匆匆翻阅圣经,看看哪一页有一些章节突然吸引我们的注意,能帮助和鼓励我们。相反地,我们会享受使徒约翰所说的:“从那圣者受了恩膏。”(约一2:20)。我们定会明白神的旨意,因为我们可以“判断”和“尝到”他在我们身上的目的。

明白神的旨意是关乎判断,所以当我们面对不同的做法的决择时,列出有关情况的正反两面,一个决定的各种理由,可能性和问题,与另一决定的比较,这并非不属灵的做法。当我们用神在圣经中的旨意的一般知识背境衡量这些时,我们往往发现我们的思想被吸引至某一个方向。慢慢地我们会感觉到一种处事方式比较另一种更有份量。

立定决心与顺服

第三方面,找寻神的旨意和这旨意的成就牵涉到我们的决心。记得我年轻时和朋友讨论我的前途问题,我向他表示我怀疑自己是否适合某一种行业,他的回答是很有启发性的:“这问题的关键不是有没有能力,”他说“而是有没有投身入这行业的决心。”我们很多人的问题的所在,都在这里。“我应不应该做?”这问题归根究底其实是“我是否有决心去做?”这里所需要的是委身和顺服,加上知识和理解。很多时候当青年人说他们有带领方面的问题,其实他们真正面对的是顺服的问题,问题的所在是我们是否决心行在神会带领我们的义路当中,我们是否愿意经过极为幽暗的幽谷,只要神在带领我们呢

这正是保罗在罗马书十二章一至二节呼召我们去做的,他在这里首先使用前数章所说神多样的慈悲作为呼召。只有当我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的时候,我们才能经历到神的旨意是“善良、纯全、可喜悦的”。也许为着这缘故,历代的信徒很少书写或讨论带领的问题,他们运用更合乎圣经的角度去分析事件,他们专注于将他们在圣经中学到的神的旨意,每日顺服神和运用他的真理的顺服生活,教导自己和其他人。

对某些人来说,前面的道路可能很清楚和笔直;对另一些人来说,情形可能看来是相反;对有些人来说,有关带领的大问题似乎因着特别的一刻的亮光,而可能解决;对另一些人来说,则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使内心获得平静。神向我们显示自己旨意的程序,是他答允我们的特别带领的一部份,他所定的时间就像他的智慧一般的完美,我们可以完全信赖他。

主啊,是你,不是我的道路

不论如何漆黑

请亲手带领我

为我选出你的道路

 

不论平坦或崎岖

它仍然是最好的

曲折或笔直,它仍引领我

一直达到你的安息

 

我不敢选择自己的命运

就算可以也不愿意

神啊,求你为我选择

以便我能走在正确的路上

 

我所寻找的国度

是属于你的,所以让

通往那国度的路途亦属于你

否则我必会走迷

 

拿起我的杯,把它

用欢乐或悲伤注满

是你认为最好的

不论好坏都求你选择


为我选择我的朋友

我的疾病或健康

求你为我选择我的忧虑

我的贫穷或富足

 

不是,不是我的选择

不论大事小事

求你作我的向导、我的力量

我的智慧,我的一切

 

——波纳(HoratiusBonar1808-1889

Thy Way Not Mine, O Lord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