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的本质特征

2019-04-22 06:39 浏览量: 501 作者: Thomas Boston 来源: 网络
摘要:所有死人都要复活,无论敬虔还是邪恶,义人还是不义(徒24: 15),老人还是少年;整个人类都要复活,即使那些胎死腹中、从未见光的婴儿,如《启示录》第20 章12 节所说,“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海和地要毫无保留地交出它们的死人,没有人能幸免。

谁将被复活?

我们的经文告诉了我们答案,即“凡在坟墓里的”,也就是说,所有死去的人类。至于那些当主第二次再来时还活着的人,他们不会先死、然后很快又复活,而是要经历突然的改变,好像从死里复活一样;这样,他们的身体就会变得像那些从坟墓里复活的人一样,如《哥林多前书》第15 5152 节所说,“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此所以在那个伟大的日子,被审判的人要被分成死人和活人(徒10: 42)。所有死人都要复活,无论敬虔还是邪恶,义人还是不义(徒24: 15),老人还是少年;整个人类都要复活,即使那些胎死腹中、从未见光的婴儿,如《启示录》第20 12 节所说,“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海和地要毫无保留地交出它们的死人,没有人能幸免。

被复活的是什么?

人类的身体。当我们说一个人死了时,是指他的灵魂与身体分离了,然后灵魂“归于赐灵的上帝”(传12: 7)。只有身体才躺在坟墓里,所以正确地说,只有身体才能复活;因此严格来说,复活只适用于身体。此外,复活与死亡的是同一个身体。复活时,人不会出现在不同的身体里,不会与他现在所拥有、躺在坟墓里的身体有什么本质不同:只是同样的身体,但有一些不同特性。复活的观念本身就意味着这一点,因为只有死去的,才能被称为要复活。

死人要如何复活?

那在耶路撒冷城门外被钉死的同一位耶稣,在末后的日子,将以令所有人信服的方式,被宣告为主和基督,显现为世界的审判者,与他大能的天使一同降临(帖后1: 7),“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上帝的号吹响”(帖前4: 16),“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林前15: 52)这种呼叫、声音、号筒声,是某种可听闻的声音,还是只表明神圣能力的作为,为了在那时令死人复活,或成就某种可怕的目的;对这个问题,我不会坚持某一种解读,虽然前者看起来可能性更大一点。

但毫无疑问的是,这要来的对世界的审判,其庄严和可怕的程度,超乎我们的想象;不过,律法被赐下时那令人敬畏的宏伟、壮丽的情形,即有雷声、闪电和密云,耶和华在火中降临,遍山大大地震动,角声渐渐地高而又高(出19: 16-19),也许可以使我们对复活时的威严略有感知。然而,这号角的声音要被全世界听见,达于海和地的深处。听到这响亮的号声以后,骨与骨要一根一根地连接起来,死人散落全地的尘土也要一点一点地连接起来,“彼此并不拥挤,向前各行其路”(珥2: 8);连接起来以后,就会组成在坟墓中之前化为尘土的那同一个身体。听到到这号声以后,灵魂也要再次进入它自己的身体,不再分离。死人不再能待在坟墓里,必须与它住了很久的居所作永远的告别;他们听到祂的声音以后,必须出来,接受最后的审判。

那,正如敬虔者与邪恶者在生死上有很大不同一样,他们的复活也有很大不同:

1)敬虔之人从他们的坟墓里复活,靠的是基督的圣灵,就是那使他们与基督联合在起的有福纽带,如《罗马书》第8 11 节所说,“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著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身体又活过来。”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是“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林前15: 20),所以那些属于基督的,在他来的时候,也要随之复活(23 节)。奥秘的元首已经胜过了死亡的洪流,所以一定能在恰当的时候把他的跟从者也带出来。

他们将带着难以言喻的喜乐出来;因为在那时,《圣经》在《以赛亚书》第26 19 节所说的话,“睡在尘埃的啊,要醒起歌唱!”虽然在直接的历史背景里,指的是被虏巴比伦,但那时将会在最广泛的意义上,得到最完全的成就。就像新娘带着对新郎的崇敬,从闺房出来,去参加婚礼一样,圣徒也要走出他们的坟墓,去参加羔羊的婚礼。约瑟满心喜乐地走出了监牢,但以理从狮子坑里出来,约拿从鲸鱼肚子里出来;但这些都只是圣徒在复活时从坟墓中出来的微弱预表。那时,他们将带着最大的热情唱摩西和羔羊的歌(启15: 3);死亡完全被得胜吞没了(林前15: 54)。他们在今生,有时靠着信心唱过得胜死亡和坟墓的歌,“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那里?死啊!你的毒钩在那里?”(55 节)但那时,他们要凭着眼睛和实际唱同一首歌:常常困扰他们、搅扰他们心灵的疑惑和惧怕的黑影,将永远被剥去、扔掉了。

我们也许可以设想,当每个圣徒的灵魂和身体快乐地再次相遇时,会互相拥抱,以彼此为乐,并宣告得胜:身体会这么对灵魂说:“哦,我的灵魂啊,分别这么久以后,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你现在回到了过去的老房子,再也不离开了呀!哦,多么快乐的重逢!我们现在的状态,与我们过去被死亡所分开的情形,是多么不同啊!现在我们的哀哭变成了喜乐;之前所种下的光明和欢乐,现在成长起来了:而在以马内利之地有永恒的泉源。我与你联合的那天是有福的,因为你的主要关注,是使我们获得基督在我们里面的荣耀盼望,并使我成为他圣灵的殿。哦,当受称赞的灵魂,在我们作天路客的日子里,你定睛在远处的家园,现在就在我们眼前了!你把我带到隐秘的地方,使我用这些膝在上主面前跪下,好让我也参与在祂面前的谦卑,而现在是我被高升的日子了。

你曾用这舌头来认罪、祈求和感恩,现在将永远用它来赞美了。你使这些眼睛有时洒泪,所流下的泪珠变为种子,现在成长为永不停止的喜乐了。我很高兴被你打倒、被你制服,虽然其他人放纵他们的肉体,以他们的肚腹为上帝,结果就灭亡了;但我现在却得到荣耀的复活,在荣耀的大厦里占有一席之地,而他们却被拖出坟墓,扔进烈火之中。那,我的灵魂,你现在不需要再抱怨患病、痛苦的身体了;你将不再被软弱、疲乏的肉体所缠累;在对我们上帝的赞美中,我将永远与你同步。”

灵魂也许会这么说:“我重返那有福身体的日子,真是快乐啊!它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永远是基督的肢体、圣灵的殿。现在,我将永远与你结合在一起,把我们连在一起的银索永不再解开,死亡再也不会把我们分开了。所以,起来吧,我的身体,走出坟墓!让这些曾为我的罪痛哭的眼睛,满怀喜乐地仰望我们荣耀救主的面容;看哪!这就是我们的上帝,我们一直在等候祂。让这些曾在地上的圣殿中聆听生命之言的耳朵,来到天上的圣殿中,聆听哈利路亚。让这些曾带我进到地上圣徒会中的脚,在天上与他们一同站立。让这曾在人前承认基督,并为称赞他而不断说话的舌头,加入楼上之室的诗班,一同赞美他,直到永远。你不再需要禁食,却要享受永远的宴席:你不再需要哭泣,你的面光也不必再转为灰暗:你却要永远发光,好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我们一起经过了属灵争战:来吧,让我们一起承受那永恒的冠冕。”

2)但另一方面,恶人也要被基督的权能所复活,他要做审判官,向他的仇敌报仇。那把他们的灵魂关在地狱里,使他们的身体躺在坟墓中好像监狱的神圣权能,也将把他们带出来,使灵魂和身体同接受永恒咒诅的可怕审判,并一起关进地状的监牢中。

他们都将带着说不出来的惊恐和害怕从坟墓里出来。他们就像许多被拉出地牢,赶赴刑场的恶人一样被拖出来,哭喊着求大山、小山压在他们身上,好躲避羔羊的面(启6: 16)。当灭命的天使走遍全地击杀头生的时,埃及地的哀嚎是可怕的。当大地开了口,把大坍和亚比兰以及所有属他们的人吞没时,呼号声也是可怕的。所以,当最后的号简吹响,地和海张口吐出所有邪恶的世人,把他们交给可怕的审判者时,呼号声将是多么恐怖啊!他们将如何哭喊、呼嚎、哀哭切齿啊!彼此嬉笑的同伴现在将如何哭号,彼此咒骂啊!当他们被拖出来,像羊被牵往宰杀之地时,全地将如何充满他们的尖叫和哀嚎啊!

那些住在这个世界上时,以属世的亵渎、放纵、贪婪或表面上的假冒伪善为念的人,那时将头昏眼花、手足无措、捶胸顿足地为他们的情形哀哭切齿,呼天抢地地咒骂,骂自己是畜生、笨蛋、疯子,因为今生曾如此疯狂地生活,不相信所听到的福音。他们曾在所行的恶上被打倒,现在他们所有的罪恶也和他们一起复活了;而这些罪恶就像很多毒蛇一样,折磨着他们邪僻的灵魂和身体;这两者经过漫长的分离之后,又可怕地结合在了一起。

然后我们可以设想,可怜的身体会这么对灵魂说:“哦,你又找到我了吗,我的仇敌,我最险恶的敌人,野蛮的灵魂,比一千只老虎还残忍的。愿我们相遇的那日,从一开始就受咒诅。哦,真愿我还是一团没有生命的肉坨,在我母亲的腹中腐烂,永远没有获得感觉、生命与活动!哦,我宁愿作蟾蜍或毒蛇的身体,也不愿作你的身体:因为那样的话,我还可以静静躺卧,不必看这可怕的日子。如果我定要属于你的话,我宁愿作你的驴子,或你的一条狗,也不要作你的身体;因为那样的话,你还会给我提供一些真正的关心,比你之前照看我的情形好!哦,残酷的温柔!你拥抱我,就是为了让我死:喂养我,就是为了使我被杀吗?这就是你的温柔所带给我的吗?这就是我从你的辛劳和关心所收获的吗?当这可怕的清算来到时,财富和享乐现在有什么用呢?哦,残忍的坟墓!你为什么不向我永远关上你的嘴呢?为什么你不紧紧抓住你的囚犯呢?为什么我在你里面安静躺着、好好休息的时候,你要把我抖出来呢?

该死的灵魂,你为什么不待在你的地方,被烈火所环绕呢?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把我也带进深渊呢?你使我成为不义的器皿,结果我现在也必须被扔进火里。这舌头曾被你用来嘲笑宗教、咒骂、发假誓、说谎、毁谤和夸口,却没有用来尊荣上帝;现在它连得到一滴水,好在火焰中感到一丝凉意也不行了!你不让我的耳朵听讲道,虽然它们警告了今天的到来。你总是想方设法不让它们聆听合理的劝勉、警戒和责备。但你为什么不也阻止它们听到这可怕的号角声呢?在这可怕的时刻,你为什么不也乘上幻想的翅膀,翻身飞走,似乎把我也带走了,就像当我坐下听道,领圣餐,祷告,与敬虔之人交通的时候,你所惯于做的那样;好让我对现在的情形也无动于衷,就像之前也无动于衷一样呢?但是,啊!我必须被永远焚烧,因为你爱你的情欲、你的亵渎、你的放纵、你的不信和假冒伪善。”

但灵魂也许会回答说:“邪僻恶毒的尸体啊!我现在又被赶进了你的里面。哦,巴不得你在坟墓里永远躺着!我之前所受的折磨还不够吗?我定要再与你结合起来,好像两根干柴被绑在一起,好接受上帝忿怒的焚烧吗?正是因为太过关心你,我才迷失了自己。是你的情欲、你感官的放纵毁灭了我。我多么容易被你的耳朵所俘获啊!我多么经常被你的眼睛所出卖啊!

正是为了宠爱你,我忽略了与上帝和好的机会,荒废了安息日,活着时从不祷告:进了嬉笑之家,而不是哭丧之家;选择了否认基督,拋弃了他在世上的事务和利益;所以为你当受咒诅的安逸付上了代价。任何时候当我的良心有一点苏醒,下决心要想想自己的罪以及我们分离后会遭遇到、现在也感受到的痛苦时,正是你使我从这些思想上分心,拉我去为你的需要卖命。哦,邪僻的肉体!因为你精美的肉体情欲之绳,我被拖向毁灭,与我的光明和良心相悖;但现在它们变成了铁链,把我永远拴在忿怒之下。啊,邪僻的财富!啊,可咒诅的享乐!因为它们,我现在必须永远陷入无尽的黑暗里!”

但那时再多抱怨也没用了。哦,真愿人们得着智慧,好明白这些道理,考虑一下自己最终的结局!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