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神学学习的危险

2020-05-13 16:14 浏览量: 358 作者: 保罗•区普 来源: 《危机四伏的呼召》
摘要:学术化的基督教不是持续与心灵相关联,而是把希望放在知识和技巧上,实际上,这对学生是很危险的。学生所装备的有力知识与技巧,会让他们以为自己比实际上更成熟和敬虔。学生所配备的属灵武器若不是带着谦卑和恩慈来使用的话,就会伤害他们原本要帮助的人。

回溯过去一百年,神学院课室里的每位教授都是在教会中的神职人员,他会运用牧会的管道去从事神学教育。这些人心里燃烧着对当地教会的爱,他们带着谦卑及多年实战经验获得的智慧到课堂上。他们教导时,心中想到的是真人的心灵和生活——那些和他们一起恸哭、生气、喜乐、满足的人。他们来到课室,知道教牧事奉最大的争战,是他们自己里面心思意念的争战,他们是那些蒙召、但没有辞去牧会工作,而是把牧养的爱及热情带进神学教育生态系统的人。

但是经过这么多年来,神学教育变得愈来愈专门、分科越精细。过去年间,愈来愈多进到神学院课室的教授,很少甚至没有牧会的经验。他们进到课室,不是因为是牧师受到装备来训练和培养下一代。不是的,他们到神学院教课,是因为他们是某个领域的专家,所以在课室的精力不是复制新一代的牧者,而是复制护教学、伦理学、系统神学、教会历史、圣经语言的专家。

这对神学院的文化和它所产生的结果,是一种微妙而巨大的改变。在一些情况下,它退化为小封建领地(系统神学或伦理学等封建王国)的文化,教授就像领地的王侯,守护着他已经建立的王国,保卫他已经获得的地盘,来对抗其它王国的扩展。学生从一个王国到另一个王国注册入学,始终因他现在所着重的特定王国而受到肯定,对组成神学教育联邦王国的健康最至关紧要。这是一种充满政治角力的文化,更多的是为保卫门户而不是为牧养,更着重在获得重要知识而非品格的培养。我是以在这种文化中受害二十年的牧师身份,带着深恶痛绝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我知道我所写的会让有些人生气,也知道这个体系有办法起来为自己辩护,但这是我愿意付的代价,赌注就是这么大!神学院的自我检查是重要的,诚实的对话更是不可少的。

到底危险在哪里?

学术化的基督教不是持续与心灵相关联,而是把希望放在知识和技巧上,实际上,这对学生是很危险的。学生所装备的有力知识与技巧,会让他们以为自己比实际上更成熟和敬虔。学生所配备的属灵武器若不是带着谦卑和恩慈来使用的话,就会伤害他们原本要帮助的人。

当神学院的环境不是那么忠于神原本对祂话语的心意时,容我列出在学生的生命中可能会发生的一些事,我每一点都只写几句话。

1、属灵的盲目

由于罪使人盲目,而那些被罪所盲目的人倾向于对自己的盲目视若无睹!在处理真道上,若不要求学生以神的话语为明镜来鉴察自己的本相,是很危险的。学生若没有这么做,进入事奉工场时会自认为已经预备好“修理”这世界,却不知道自己就像他蒙召去服事的对象一样,也需要修理。

2、神学上的自义

没有被要求认罪的学生较容易“学习”神学而不是“活出”神学,他们受到误导,以为成熟表示弄懂更多“知识”,而不是“生命”;以为敬虔表示更能掌握头脑里的知识,而非天天行道。所以,他们在知识上骄傲自大时,就会志得意满,以为自己没问题。

3、失去个人与神话语正确的关系

神学生接受神学教育的某些环境,使他不仅失去与神的话语之间的灵修关系,更失去与那位说话的神之间的关系。研究神的话语变成弄懂更多正确的世界观,而不是降服于那位引介及界定这些观念的主。

4、缺乏个人福音的需要

学生由于获得大量的知识,误以为自己比他实际的更成熟,他没有用柔软及渴慕的心来接触神的话语;他对神话语的研究一再把他带到书桌前,却很少带他跪祷在主的面前。

5、对别人没有耐心

我写了又说了好几次,没有人能比深切感受到自己是个有需要的人,更能够带出神的恩惠来;自义的人倾向于批评、眨抑、对别人没有耐心。

6、错误的事奉观

由于所有这些,事奉更多是受到神学的正确性所驱使,而不是受到对主耶稣基督的敬拜和爱所驱使。讲道变成更多是神学的演讲,而不是解明福音的恩典以及追随救主。很不幸的,它通常是被对抽象观念的热忱驱使,而非因为对人和对基督的爱。

7、没有与基督活泼的相交

最后都退化为“少了基督”的基督教,把希望放在神学及规则上,不知为什么就忘记了:若是神学和规则本身有能力改变拜偶像的人心,耶稣何必大费周章,为我们降世为人、受死及复活?结果媒介变成目的,基督教变成对这个世界、对肉体、对魔鬼一筹莫展的“失能”信仰。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