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的教会不随从世界

2022-05-24 07:46 浏览量: 334 作者: Brett McCracken 来源: 作者平台
摘要:像认罪和悔改、每天顺服圣经全备教导,以及对每日灵修的承诺等,这些都不是最酷的,教导和操练这些事情也不能让你上杂志封面或成为人物专访的一部分,但这些都有效地构成了健康、可持续、“恒久专一顺服”的信仰。

这样的标题很可悲,但却随处可见。似乎每一个基督教“酷儿”领袖——无论是有纹身的名人牧师还是热闹的夜总会设计风的教会——都会很快熄火并淡出历史。这一点并不令人惊讶。就其本质而言,酷的东西总是短暂的。根据时尚规则的需要,时髦的东西很快就会被淘汰。

这就是为什么追逐“酷”对于教会和牧师来说肯定是一件愚蠢的事情,正如我在《时髦的基督教:教会和酷的碰撞》(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一书中所说的那样。如果你优先考虑的是短暂潮流,那么你的事工影响很可能也是短暂的。如果你太在乎“亲和力”和对任何特定世代或文化背景下善变口味的吸引力,那么基督教的超越性和福音的先知性大能就会遭到削弱、成了世代潮流上的一朵浪花。注重“关联”的基督教播下的是令自己过时的种籽。所以追逐潮流和世代精神是个坏主意,它很少有好结果。

惋惜和学习教训

从马尔斯山(Marks Hill)到新颂(以及其他无数的教会),看到这些教会失败总是令人惋惜的。无论“酷教会”的结局是多么可预测、其动机多么不明智。我们不应为此欢欣鼓舞。我们应该为之惋惜,并从中学习。

我们学到什么功课呢?

首先,这些上了报纸的新闻应该提醒我们,相关性(relevance)不能替代敬畏(reverence),过分追求“相关性”可能损害敬畏的心。基督徒的生活不应该以受人欢迎为导向,它应该以爱神和爱人为导向。比追逐潮流重要得多的是忠心,比跟紧潮流更重要的是扎根于神不变的话语。

像认罪和悔改、每天顺服圣经全备教导,以及对每日灵修的承诺等,这些都不是最酷的,教导和操练这些事情也不能让你上杂志封面或成为人物专访的一部分,但这些都有效地构成了健康、可持续、“恒久专一顺服”的信仰。随着一个又一个“酷”教会的关闭和名人牧师的陨落,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希望能清醒地认识到这个事实。

也许沉闷、不酷、不装的教会实际上是一件好事。也许一个不迎合我的消费偏好,并且不从推特上研究我好对我进行营销的基督教,正是我所需要的那种信仰。

短期的成功,长期的失败

但这是反直觉的。当下,一个挤满了20多岁年轻人的大型教堂——他们渴望听到名牧的讲道,他们喜欢热烈的敬拜——似乎是一个不可动摇的胜利。由于我们对美国教会成功的衡量标准长期以来一直反映着市场驱动的资本主义衡量标准(更大总是更好;观众是王),我们认为如果一个“酷教会”被酷儿们挤得满满的,它就是成功的。

但是,如果它是“有效的”,那么为什么这么多的“酷儿”在十年之后最终信仰解构、离开基督教,甚至不再去教会?我已经看到了太多这样的情况。“酷教会”运动的长期结果是惨不忍睹的。信仰解构在千禧一代基督徒中大行其道的原因有很多,但我相信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培养这些“酷儿”的追求“相关性”的教会为他们建立了一个脆弱的信仰基础。他们的教会没有牢牢地扎根于古旧福音,而是用新的东西来框定信仰。他们的教会没有呼召他们成为圣洁,而是很实用地希望他们加入。他们不是沉浸在教义、健全的教会论和正统神学中,而是沉浸在道德主义的治愈系自然神论里。

长期的结果不言自明。

忠心比酷更重要

对于那些曾经参加过“酷”教会的人来说,你有权对此感到厌倦。这也难怪你会在信仰上解构,但是有一个更好的方法。

与其加入一个充满了潮男潮女的酷教会,不如去到一个充满了正在成长为像耶稣一样的人组成的忠心教会。

与其找一个在风格和音乐上每个人都有相同品味的教会,不如找一个每个人都对耶稣、祂的话语和追求圣洁有共同热情的教会。

与其选择拥有最具魅力的明星牧师带领的教会(你很可能永远也约不到他),不如寻找这样的教会:耶稣是最大的明星,而牧师是一个谦逊、平易近人、低调的人,他在生活和事奉中长期忠心服事。

与其找一个“重构”或“新鲜”基督教的教会(在那里,与过去不连续是一种美德,类似于“我们不是你奶奶去的那种教会”),不如找一个拥抱和喜爱基督教历史和传统的教会,那样的教会珍惜和高举与教会历史的连续性。

与其找一个迎合你的舒适,总是肯定你但从不挑战你的教会,不如找一个让你感到不舒服,并促使你成长的教会,一个圣洁比“对访客需要敏感”更重要的教会。

最后一点对我自己的信仰有特别大的改变——我在《不舒适》(Uncomfortable)一书中写到了这一点。一旦我们接受了基督徒门徒训练中不可避免的尴尬、不舒服和代价,我们就不会对教会给你的挑战感到惊讶。我们会坚持地方教会生活,即使它很困难,因此我们会有更好的机会成长。一旦我们接受了地方教会不酷但很美好的现实,我们的信仰就可能变得更加坚韧和持久。

病态的酷之后,教会变得健康

这与我多年来在写“很酷的教会”问题时收到的读者(通常是以前的潮人)反馈一致。他们分享了他们的信仰如何在沉闷、不酷的教会中茁壮成长。就在上周,我收到这个消息:

可悲的是,我的大多数寻求成为“酷儿基督教”一部分的朋友都离开了神。……我现在所在的教会可能是曾经参加过的教会中最“沉闷”的,但我感到成为教会大家庭的一部分意味着付出爱、接受扎实的教导,因此在信仰上得着最大的成长。

另一位读者写道:“我对‘酷教会’的渴望,就像对福音的附加条件:耶稣还不够,所以我的教会社交圈也必须让我对自己感觉更好。”

这些见证令人鼓舞。虽然一些“酷教会”的老手最终信仰解构或完全退出了教会,但其他人却看到,作为基督的新娘是美丽的、荣耀的,哪怕她穿的是笨重的百货店连衣裙,而不是最新的潮牌时装。

在这个令人眼花缭乱的一次性趋势的世界里,许多东西似乎还没有站稳就迅速崩溃了:品牌、名人、运动、机构、思想。当我们把信仰误解为消费主义大餐中的另一样东西时,它也变成了昙花一现的时尚,就像抖音上的病毒式营销潮流一样脆弱和善变。

基督教信仰生活应该完全不同:恒久专一的顺服、缓慢的燃烧、安静的勤奋、忠心地追求耶稣,与其他人一起在教会中——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好坏。这种步履蹒跚、传统的基督教会在Instagram上走红,或者被GQ杂志报道吗?可能不会。但它实际上会使基督徒成长为成熟的人,并帮助他们进行漫长、稳定和富有成效的天路之旅,正如两千年来无数圣徒所做的那样。我的祷告是:我——还有你——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