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丨对于基督徒信仰共同体的思考

2016-08-05 21:58 浏览量: 2102 作者: 伊天原 来源: 宣教中国
摘要:今天,成长中的信仰的共同体最大的难题在于他怎样找到一个最适合的组织形态,怎样具有活力和凝聚力,内部充满活力,又怎样保持一个清晰的边界,而这个边界又是个开放的边界,但是他又是个非常清晰的边界,而且大家能够自由的进入和退出,怎么来构造,这是传统教会没考虑过的问题。

  福音书给我们一个明确的教导,那就是宗教是需要的,但耶稣道成肉身来到这个世界是要超越宗教把我们带到真正信仰的境界,耶稣把宗教完全提升到信仰的层次,这是中国教会未来要努力的方向。



  我们当然要看到宗教的积极作用,宗教对于安慰人是起到帮助的,是人类对真理追求的一个必经阶段。但他是麻醉剂,是鸦片,他的作用是两面的。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宗教必然会慢慢衰落,这一点在今天欧美是很明显的,在韩国、在大陆也是很明显的。



  而耶稣来就是要摧毁宗教专制,摧毁宗教权势。耶稣带来真理、生命的更新和天国降临的盼望与承诺。



今天中国的教会在努力追求一种严格的建制派教会。为什么?因为宗教必然是建制,因为宗教是以祭司阶层为主导的,没有祭司阶层就没有宗教,一旦产生祭司阶层必然是建制的,他总要建立自己的小王国,这是人类的本性,也是人类罪性最深刻的体现。



  然而信仰则必然是超建制的,耶稣想建立的就是超建制的,一种彼此友爱,彼此帮助的一个彼此服侍的信仰共同体。



  所以耶稣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只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太20:25-20:28



  而当我们在观察当代社会,可以明显感受到的就是:现代人越往后的一代,越更喜欢信仰的共同体,因为每个人都希望你们是在成全我,你们是在提升我,而不是在强迫我。这是年轻一代的心声和期盼。



  当然,这样一种信仰共同体现在还在探索中,还不成熟,然而一旦慢慢建构出比较成熟的范式出来,那就会产生真正的信仰复兴运动,现在可以说整个中国教会都是处在探索信仰共同体新范式的努力之中。



  反观韩国的教会,已经形成了强大的祭司阶层,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强的,并且和儒家文化紧密结合,所以显得特别夸张。



  今天,中国教会一部分基督徒群体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要重新回到宗派传统,以宗派来界定、明确自己的信仰,却最终走向耶稣所摧毁的宗教里。



  这样中国教会在未来的发展将会有两个相反的发展方向:



  一个方向是重新再跌入到宗派传统里面。可以说今天大部分基督徒将会越来越宗派化,因为几千万基督徒绝大部分是传统的基要派背景,这里面年轻人占的比率并不大,所以对于已有的基督徒而言,必然会宗派化,因为一开始他就是在宗派背景下信主的,宗派就是他信仰的表现形式,所以他会把宗派表现的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清晰,这是必然的发展趋势,最终,将信仰封闭在宗教里。



  而另一个方向则是信仰共同体的崛起。也许有人会说是超宗派的发展方向。但实际上不是跨宗派,跨宗派必然会失败,因为宗派之间的对立和冲突远远大过他们之间的尊重和宽容。另外一个全新的方向就是真正信仰的共同体的成长与崛起,未来基督教的发展更本质的趋势就是信仰共同体将会越来越明确自身的存在。



  信仰共同体在教会历史上一向是很弱的,在历史上信仰共同体一直是在宗派里寻得一个生存空间,寻求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在,力求还是以求宗派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因为在过去的时代信仰共同体要自我彰显是很困难的,所以他必须要适应宗派传统,这就导致他在很多方面宗教化比较厉害,这就是他的致命局限,就是借助宗教来表达自我。



但是另一方面信仰共同体又极力想表明我不是你,我有我的独特性,但是从外表看来信仰共同体的自我特征表现的很模糊,使人看不清楚,所以整体来讲旁观者仍然是把你看做是宗教形态。



  但是,从二战以后人类全球历史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宗教形态普遍在衰落,这个时候信仰共同体怎么办?一部分人仍然在宗教里打转,很痛苦。然而还有一部分人就义无反顾的从宗教里冲出来,冲出来我就是一个独立而全新的信仰共同体,我就是个独特的形式,信仰共同体一旦这样将自我表达出来,这就是一个新的基督真理形态的表达方式。



  而这种努力在20世纪基督徒最大胆的尝试,就是灵恩运动。然而,实际上灵恩运动是跨宗派的,他是想表现信仰共同体的特征,但是他方向走偏了,或者说他有缺陷。



  因为他是底层发起的,为什么从底层发起?因为只有底层才有最强的动力要摆脱宗教建制和祭司控制,因为精英群体无论是祭司还是平信徒都在原来的宗派体制里获得了位置,获得了承认,他们没有这个动力,而唯有底层才有这个动力。所以当底层在寻求自己信仰表达的时候,他并没有能力去真正完整的去理解耶稣的福音教导,因为这是需要各方面基础条件的。但他们有一颗热诚的心灵,所以最后他们选择了最能直接表达他信仰方式的圣灵感动和圣灵带领方式,比较人性化的处理人和神的关系,而这些是建制派无法表达的,也是那些祭司权势阶层不愿意表现的。



  他们觉得当我用这种方式表达信仰的时候,我就已经非常明确的表现了合理的不同,我们至少要明确的与建制宗教区分开,因为讲神学就落到了你的那个框架里去了,讲建制也落到你框架里去了。但是随着灵恩派自身的发展,到最后他也面临着困境,也在于新的形态里表现方式无法成型,无法有清晰的自我说明和定位,最终还是与传统建制派妥协和融合。因为灵恩派也看得很清楚,这样下去最后会变成民间宗教,变成民间迷信。



  所以我们要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努力,我们这两者都要考虑。所以在这个基础上再来看福音书就会突然觉得非常非常的清晰,非常能够体验到耶稣基督当时这样教导的目的所在,他所做的核心概念之所在。



  灵恩派基督徒群体他们很有美感,他们真诚的体现出对真善美的追求,他们以他们的方式表达信仰,相比之于进入传统宗教的精英阶层以他们的能力去追去一种宗教权势而言这个区别是非常大的。



  今天当我们面对韩国教会的困境,就使我们能更深刻的理解何以西方宗派传统已经窒息了信仰的活力。越处在现代,当传统宗派面对现代社会的反弹以后,他必然会更加极端性的回应,越来越保守,反而把前进之路堵死了。



  所以,对于今天中国年轻一代的基督徒群体而言,应该如何表达我们的信仰追求?他的困境在哪里?他的目标在哪里?他的发展方向在哪里?这是时代的挑战。



  今天,成长中的信仰的共同体最大的难题在于他怎样找到一个最适合的组织形态,怎样具有活力和凝聚力,内部充满活力,又怎样保持一个清晰的边界,而这个边界又是个开放的边界,但是他又是个非常清晰的边界,而且大家能够自由的进入和退出,怎么来构造,这是传统教会没考虑过的问题。



  历史上曾经有些宗派做过这方面的努力,像门诺会是这种类型,无宗派,但后来慢慢的有了。像小群、兄弟会,他最后慢慢的也走这样的路,最终都没有成功。今天灵恩派有更多成功的尝试和努力。正因为这种合理性,他才能够构成一个全球性的运动。



  我们必须继续前进,因为耶稣基督已经将真理教导给我们,这是我们信心和勇气的源头,他也为我们指出了方向,在未来的时代里,他依然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